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霍格沃茨大有问题 > 220.时间旅行(感谢舵主布衣_欧的打赏)
    林恩的眉毛皱成一团,思考着邓布利多刚刚说的话。
    “那如果在麻瓜研究课和保护神奇动物课一起上的时候,有教授或者有别的小巫师看见了两个一样的小巫师在上不同的课这怎么办?”
    邓布利多一脸凝重的看着他。
    “你所要避免的就是这种情况。时间转换器可以将你带去你想要去的过去,却不能再把你给带回来,想要重新回到你转动转换器的那个时间点,你就必须要自己避开所有的危险,从你回去的那个历史一直隐藏到现在这个时间再出现。”
    “如果要是有人发现了再同一个时间线出现了两个我呢?”林恩沉重的看着邓布利多。
    “那就代表已知的历史被改变,你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情。”邓布利多平静的说。
    林恩没有从他的口吻中听出任何恐吓的意思,他就像在陈述一个直白的事实。
    “什么可怕的事情?”
    “除了经历过的人,没人知道那是什么,我只能告诫你林恩,时间不可被玩弄,因为你分辨不清究竟是你在玩弄时间还是时间在玩弄你。”
    林恩沉默了许久,他不是被邓布利多的话给吓到了,而是在思考已知历史的事情。
    “我回到过去只能去看是谁打开了密室,放走了蛇怪,但不能阻止他对吗?”
    “这也是我也和你强调的,密室被人打开过,蛇怪被人放走这这件事已经成了确定的历史,你,我,还有放走蛇怪的那个人都知道的历史,那么这个已知的历史就不能被改变了,如果你看到了是谁放走了蛇怪你可以记住他的脸,但一定不可以阻止他。”
    林恩看着壁炉中那跳跃的炉火,沉思道。
    “如果,教授,我的意思是如果……现在密室中消失的那个蛇怪,如果是回到过去的我给杀死的呢?而现在,在霍格沃茨中,其实已经有另一个我躲在了隐秘的地方,那个从未来回来的我,等着现在的我使用时间转换器的那一刻,他就会出现,完成这一次时间接替。”
    温暖的橘黄色火光充斥着整间校长室,林恩的话语给了这里带来了一丝诡异的氛围。
    邓布利多沉默了数秒,缓缓开口:“为什么没有这个可能呢?如果你一直守在密室中,等到你第一次发现密室中蛇怪失踪的前几个小时都不曾有人进来干过这个事情,那么那个打开密室,带走蛇怪的人只能是你自己。”
    林恩双手交叠着,目光失神的看着前方,他在思考着这个打开密室带走蛇怪的人会不会就是他自己,如果是他自己的话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蛇怪又被带到拿去了?
    他想不出答案,这个答案只有他亲身去经历才能得到结果。
    校长室中的安静持续了一段时间,随后邓布利多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我们现在在这瞎猜是猜不出什么头绪的,我在今晚就能知道结果,而你则要经历一场为期三周的时间旅行。在这之前我们还是谈点轻松的吧,你知道你之前来办公室找我我不在的时候去那里了吗?”
    林恩疑惑的和邓布利多微笑的目光对视,茫然的摇了摇头。
    “我去做的事情和你有关。”他从书桌的抽屉了拿出了一张羊皮纸,“你今年上三年级了林恩,三年级的学生就被允许在周末前往霍格莫德游玩放松,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需要获得你家长的同意签字。”
    林恩不解的看着邓布利多,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家长了,他拿出这张同意书还能找谁来签字......
    不对!他确实还有一位家长存活于世,也是唯一的一位!
    他从邓布利多手中接过来那张同意书,看着最后签字人的名字,捏着羊皮纸的手微微一颤。
    盖勒特·格林德沃
    “你去找了我的那位......叔祖?”林恩不可置信的说。
    邓布利多的眼中有些缅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我前段时间去了一趟奥地利,除了专门去看望他以外,也顺手咨询了一下他的意见,让他帮忙在你的同意书上签了字。”
    林恩看着那个说不上好看,甚至还有点丑陋的签名心中掀起了久久不能平息的波澜。
    这个名字他一直只是听别人说起过,圣徒,邓布利多,苏国的巫师都有人对他的这位唯一的亲人,或褒或贬有着极高的评价,虽然名字天天听,也知道自己和他血脉相近,但他们之间距离最近的就是这一次了。
    邓布利多竟然专门去了一趟纽蒙迦德,让他在同意书上签字!
    “他......知道我在霍格沃茨?”林恩声音有些干涩的问道。
    “即使他从来没有从那里出来,这个世界上也少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他可是一位天生的先知。”邓布利多轻声说道,“我和他聊了你不少事情,他只是在听着,虽然没有对你说过什么评价,但我看得出他对你很满意。”
    林恩默默的看着手中的同意书,对着邓布利多道谢道:“谢谢你教授。”
    “不用谢我,我也正好想去和他叙叙旧,还有,他让我带一句话给你。”
    林恩抬起头看着邓布利多,邓布利多直视他的目光,传达着那位现在被囚禁在奥地利的老人的话。
    “最致命的危险在揭露之前,往往是你最忽视的。”
    林恩听完之后愣了愣,他琢磨着他的这位叔祖对他说的话,思考着他指的是什么。
    邓布利多没有打断林恩的思考,他静静的等了有十分钟以后,林恩摇了摇头,或许是时候不对,他并没有猜出这句话中隐喻的涵义。
    “教授,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吧。”
    邓布利多将时间转换器放到了办公桌上:“你已经准备好了?”
    林恩将转换器拿在手里,冰凉的手感缓解了他心中那轻微的紧张感。
    “当然。”
    “你打算回到什么时候?”
    “三周以前,也就是开学晚宴的那一天。”
    “把时间转换器上的指针往回转,转一圈时间就会倒退一个小时,现在是九月二十一号晚上十点十五分,你需要回到九月一号的晚上七点,要把时间倒退483个小时15分钟,也就是要把指针往回转483圈加四分之一圈。”
    林恩握着转换器,看着邓布利多:“我现在就在这里开始吗?”
    “是的,你在校长室里开始,我会出去,时间倒退的时候你的身边不能有其他人。”邓布利多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最后郑重的对林恩叮嘱道,“一定要记住现在的时间,九月二十一号十点十六分,我会在校长室外等你,不管你在这三周经历了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间重新回到校长室。”
    林恩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点了点头。
    “我会回来的教授。”
    在走出校长室之前,邓布利多留下了他最后一句祝福:“祝你好运,林恩。”
    林恩站在校长室中,用左手握住转换器,右手的食指开始轻轻往回波动指针。
    指针在转动的刹那,他的耳边忽然传来的一声宛如炸雷般的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