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长夜余火 > 第八十九章 “面瘫”(求保底月票)
    ,长夜余火  门后的布兰德颇为诧异:  “赫维格死了?”  不等韩望获回答,他哈哈笑道:  “可惜,我已经成为‘幽暗者’,要不然真该喝一杯最初城产的美酒,庆祝一下。”  赫维格这么讨人厌?龙悦红旁听得一阵咋舌。  布兰德很快收住了笑声,隐带叹息地说道:  “自从进入这个房间,我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这一点,宋警示者可以作证。”  宋何点了点头:  “立誓成为‘幽暗者’,就意味着从此归于幽暗,远离人世。  “这是在执岁面前许下的诺言,违背等于渎神,我相信布兰德不会这么做。”  他顿了一下又道:  “我的房间就在前面一点,我没发现布兰德有离开过。”  他这是在用自己的信誉做保证。  而他在红石集,是最有信誉的几个人之一。  “那我没有问题了。”韩望获选择相信。  谭杰没有说话。  门后的布兰德吸了口气,缓缓吐出道:  “痛恨赫维格的人有很多,他们之中偶然出现一个觉醒者不算太奇怪。  “另外,地底的迪马尔科也有嫌疑。  “你们离开吧,我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韩望获看了谭杰一眼,见他没有反对,遂开口说道:  “我们先回大厅。”  在宋何引领下,他们一步步远离了布兰德苦修的那个房间。  蒋白棉回头望去,只见那扇暗红的木门后,一片沉寂,再无声响。  进入大厅,巴兹最先感慨道:  “没想到当初那些事情竟然是布兰德做的,觉醒者真是可怕啊。”  作为赫维格的心腹,他也知道不少关于觉醒者的事情,只是从没有像今天一样,如此深入地了解过。  宋何望向他,微微点头:  “你继续去找维耶尔吧。”  巴兹不笨,明白警示者不想让自己听到接下来的谈话,于是对商见曜挥了挥手,笑着说道:  “这次我一定要赢维耶尔。”  说完,他戴上了那张铁黑色的面具。  “加油!”商见曜诚恳回应。  他没有掩饰自己想参与进去的冲动。  等到巴兹离开大厅,宋何改用灰土语,对谭杰道:  “你们随时可以来找布兰德复仇,只是需要提前告知我一声。”  “好的,警示者。”谭杰冷静回答道,“我需要回去和他们商量一下。”  宋何转而问道:  “你什么时候觉醒的?”  “一年多前。”谭杰坦然回答。  商见曜好奇插嘴道:  “你付出的代价是不是没有情绪?”  “说多少次了,不能问觉醒者付出的代价是什么!”蒋白棉当即责骂道,“刚才面对布兰德时,他明显是有情绪的。”  组长,我觉得你在和商见曜一唱一和……龙悦红在旁边腹诽起来。  他侧头看了眼白晨,发现这位个子娇小的同伴嘴角隐含笑意。  谭杰沉默了几秒道:  “我的代价不会被人针对,你们可以随意讨论。  “我付出的是做表情的能力。”  “难怪……”商见曜握右拳击左掌。  他随即变得兴致勃勃,积极地为对方出谋划策:  “你可以带一堆不同表情的面具在身上,需要笑的时候戴笑面具,需要哭的时候戴哭面具。”  这是他结合红石集的民俗,绞尽脑汁想出来的绝好办法。  蒋白棉瞬间联想到了旧世界一个词语:  表情包。  虽然这个词语的定义和商见曜描述的情况有不小差距,但她总觉得两者之间有某种程度的相似。  “我没有精神疾病。”谭杰委婉地拒绝了商见曜的建议。  商见曜眼睛发亮地说道:  “你果然擅长‘挑衅’!”  谭杰眼睛里流露出了略感奇怪的神色,不再搭理这个家伙。  蒋白棉见这位灰语人有问必答,相当友善,决定提醒他一句:  “我听说觉醒者能力变强的同时,付出的代价也会加重。做不出表情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危害,到时候就很难说了。”  “对。”警示者宋何给予了肯定。  他看着没戴面具的谭杰道:  “你应该早点来教堂,聆听主教的布道。  “这能让你掌握许多关于觉醒者的常识,避开不必要的风险。  “自己独自摸索,很容易出问题。”  似乎感受到了宋何的友善,谭杰默然一阵道:  “那个时候,之前几起案子的影响还没有消退,我感觉教会在包庇红河人,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  “还好你没有恐惧方面的能力,要不然,赫维格的死,你说不清楚。”宋何善意感叹道。  “为什么啊?”商见曜的好奇神色被猴子面具遮挡住了。  宋何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有回答。  看来这是警惕教派的秘传知识……拥有“挑衅”方面能力的人,没法同时觉醒“极度恐惧”?还是说,这是相应代价的模糊映射推导出的结果?蒋白棉顾不得“骂”商见曜,念头急转,做起分析。  宋何回望向谭杰,平和说道:  “既然你已经是觉醒者,可以选择成为教派的神职人员,也可以保持现在的状态,这不会影响你听主教布道,掌握对应的知识。”  听到这句话,商见曜抬起手,又放了下去,一副很犹豫的样子。  谭杰思考了几秒,做出了回应:  “我会考虑的。”  处理好谭杰的事情,宋何转而看向韩望获:  “鱼人、山怪那边有了动静?”  韩望获郑重点头:  “我派人侦察过了,他们有联合起来的迹象。  “我来教堂之前,已经安排镇卫队布置好了第一和第二道防线。”  宋何轻轻颔首,叹了口气道:  “其实,这么大一个城市废墟,这么多有待开垦的农田,再容纳几个次人族群,也不会对镇民们的生活产生太大的影响,可惜,双方的仇恨已经结下,被鲜血浇灌的越来越坚固。”  察觉到龙悦红、白晨他们望来的目光,宋何自嘲一笑道:  “执岁面前,众生平等,作为‘幽姑’的神职人员,鱼人、山怪在我眼里也是能成为合格信徒的。  “不过,我这个人有点胆小,不敢孤身进入次人聚居点传教。”  韩望获沉默了几秒道:  “我听说警示者你刚来红石集那会,这里更乱,几乎每天都有枪战。你一点也不胆小。”  宋何哈哈笑道:  “那个时候,年轻胆壮,又刚信仰‘幽姑’,一门心思只想表现自己的虔诚,而现在,有句俗话叫,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结束了次人话题,韩望获和谭杰告辞离开。  “旧调小组”跟着往外时,商见曜忽然回头: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维耶尔还在教堂里?”  他对这个“躲猫猫冠军”格外关注。  宋何知道他们是外来的遗迹猎人,一点也不见怪地回答道:  “这是每次弥撒仪式胜利者的奖励:他可以在教堂住一段时间,沐浴神恩,聆听教诲。”  戴着秀气僧人面具的蒋白棉顿时挑了下眉毛。  商见曜说最后一个问题就最后一个,没再逗留,转身出了警惕教堂。  “我要去灰语人那边一趟,你们呢?”韩望获停在自己破破烂烂的越野车前,询问起“钱白小队”。  谭杰立于旁边,没什么表情地看着。  “我们继续追查赫维格的死。”蒋白棉回答道。  韩望获点了点头:  “那你们小心一点,鱼人、山怪随时可能袭击镇子。”  “谢谢。”蒋白棉客气回应。  目送韩望获、谭杰开车远去后,“旧调小组”上了自己的吉普。  蒋白棉坐在副驾位置,边示意白晨发动汽车,边“嗯”了一声道:  “现在看来,不太可能是安赫巴斯那边杀的赫维格。”  龙悦红没再问为什么,尝试起理解队长的思路:  “因为安赫巴斯对灭口巴兹表现得不太积极?”  “对。”蒋白棉表示了肯定,“如果真是安赫巴斯杀的赫维格,那他对巴兹等人必然除之而后快,不会让秘密有暴露出去的半点风险,而我们带巴兹去教堂的时候,并没有遇到任何阻击,过了一阵,洛佩斯才带着人姗姗而来。  “这就说明安赫巴斯应该是因为赫维格突然暴毙,心生不安,才派手下找巴兹等人询问具体的情况。”  开车的白晨目视前方道:  “现在更像是布兰德说的那样,赫维格的仇家或者迪马尔科的人干的。”  蒋白棉轻轻颔首,叹了口气:  “算了,这不是现在最需要关注的问题。  “现在的重点是那批军火怎么办?  “安赫巴斯如果真把它们捐赠给了镇卫队,算不算我们完成了任务?”  龙悦红迟疑着说道:  “应该不算。”  “只要安赫巴斯没明说那是赫维格丢失的那批军火,肯定不算。”白晨做出肯定的答复。  而安赫巴斯又不傻。  蒋白棉咬了咬牙:  “我们是不是得想个办法,把那批军火弄到手,先完成任务再说?”  龙悦红想了想,斟酌着道:  “现在这种情况下,红石集的镇卫队很需要这批军火。”  “没问题啊,我们分到一半后,就把这一半和之前攒的物资捐给镇卫队,并约定在初步解决了鱼人、山怪的问题后,他们将一台军用外骨骼装置退伍给我们。到时候,次人群体遭受重创,红石集一时没有外敌,有充裕的时间再去‘联合工业’那边弄一台新的,这就是安赫巴斯赎罪的机会。”蒋白棉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完美!”  商见曜重重点头:  “安赫巴斯反正都要把那批军火捐赠出去,捐给镇卫队和捐给我们,对他来说,没实质区别。”  “再说,安赫巴斯未必舍得捐给镇卫队,他也许还有别的解决办法。”蒋白棉一拍双手道,“我们去湖畔别墅区,找机会完成任务。”  商见曜相当兴奋地附和起来:  “搞事!搞事!”  ps:今天两更送上,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