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驸马 > 第三百四十章 麻将的传播
    二月初,朱标率领着庞大的队伍离京,老朱与率领文武百官前去相送,因为人数太多,出行的船队几乎把整个河面给铺满了,前来送行的人也站满了码头。
    老朱拉着朱标的手叮嘱了好久,随后又和李节等大臣交待了几句,最后这才命令整个船队启航,朱标也立刻登上自己的坐船,然后率领着船队缓缓的驶离了港口,老朱站在岸边也久久不愿离开。
    事实上因为朱标这次随行的人员太多,所以根本不可能一次全都出发,于是整个队伍就分成了三部分,朱标率领的是最先出发的第一部分,接下来的一个月后,后面还有两只船队会陆续离京赶往北京。
    李节有自己单独的船只,毕竟他这次并不是一个人离京,而是带着朱玉宁一起去北京,另外朱雪晴也和他们在一起,所以带的东西也随从比较多,一条船甚至还有些挤。
    值得一提的是,李节的父母并没有跟着李节一起去北京,毕竟现在才刚开始迁都,北京那边也还不稳定,再加上李节父母又要照顾幼子,所以也不方便长途跋涉,所以李节和家里商量了一下,打算等日后京城稳定下来,到时再全家搬迁也不迟。
    这次李节他们不再走陆路,也没有走海路,而是选择乘船沿江而下,然后进入运河北上,毕竟这次他们带的人比较多,而且还有不少的家眷,所以走水运比较舒服一些,海运其实也可以,但毕竟危险性大一些,朱标可不敢带着这么多人冒险。
    朱玉宁第一次离开金陵城,刚开始登上船时,因为码头上人太多,所以她还不好意思出船舱,等到船队驶入长江之后,她和朱雪晴就立刻忍不住走到船头,打量着大江两岸的景色,对于她来说,这些景色都是极为新奇的,甚至看到岸边有人用牛耕田都能让她大呼小叫,丝毫没有往日公主的矜持。
    李节刚开始在朱标船上,因为朱标要召集船队的重要人物议事,主要是通报一下行程,虽然李节早就知道了,但还是陪着朱标开完了会,然后就告辞回到自己的船上,陪着朱玉宁欣赏两岸的景色。
    不过在最初的新奇劲过去后,朱玉宁也终于肯回船舱休息了,刚巧这时朱允熥也来了,于是李节就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麻将,然后四个人搓起了麻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当然要找点事情消磨一下时间。
    朱标刚开始也挺忙的,毕竟这么大的船队出行,肯定会遇到大大小小的事情,不过他很快就把事情理顺了,将大部分事务都交给手下的大臣处理,这点朱标比老朱强,至少他愿意相信大臣,也懂得给他们放权,不需要什么事情都亲历亲为,毕竟他可没有老朱那么旺盛的精力和强健的身体。
    事情都交给大臣们去做了,朱标也慢慢的闲了下来,这天他刚好有空,正想找儿子朱允熥过来聊一聊,看他对此次迁都有什么看法,日后到了北京又有什么打算?
    不过让朱标没想到的是,他派去的人却很快回来禀报,朱允熥并不在自己的船舱,要知道朱允熥可没有家眷,所以他和朱标是同乘一般,但现在却不在船上,这让朱标也十分惊讶,当即派人去打听情况,结果很快得知,朱允熥去了李节的船上,而且这几天都是早上去晚上才回来。
    虽然朱标知道朱允熥与李节交好,而且小舅舅去姐夫那里也正常,但朱允熥去的也太频繁了,不但每天都去,而且还十分有规律的早出晚归,简直比去衙门点卯都准时,这让朱标也感到有些奇怪。
    于是朱标就让人安排了小船,然后自己乘船来到李节的船上,结果刚来到船舱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朱允熥兴奋的叫道:“杠上开花,胡了,总算可以翻身了!”
    随着朱允熥兴奋的叫声,紧接着里面又传来李节等人不满的声音,随即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一阵响,这让朱标也更加好奇,当即悄悄的推门而入,结果只见李节四人围着一张桌子而坐,桌子上堆满了小木块。
    李节四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桌子上,根本没有注意到朱标的到来,等到他们刚把麻将垒好,朱标这时也忍不住问道:“你们这是在什么呢?”
    李节四人闻言这才发现了朱标的到来,当即也都急忙的站起来行礼,有叫父亲的,有叫大伯的,也有叫殿下的,场面一度有些混乱,特别是朱玉宁和朱雪晴,脸上也都有些害羞,虽然打麻烦只是消遣之用,但也算是一种赌博。
    “好了,都是一家人就不必拘礼了,你们在玩什么?”朱标看着桌子上已经被垒成四道整齐长城的麻将再次开口问道。
    “父亲,这叫麻将,是姐夫发明的一种游戏,主要用来消磨时间之用!”朱允熥十分机灵的上前回答道。
    “麻将?看起来挺有意思的,你们能不能教教我?”朱标闻言也笑呵呵的再次道,他是个宽厚的人,对于儿女辈们适当的玩乐也并不反对,甚至还十分愿意参与其中。
    “殿下喜欢的话就来坐我这里,我来帮您介绍一下!”李节这时也开口笑道,他今天手风不顺,刚才是他和朱允熥一起输,现在朱允熥要翻盘了,但他却还没有半天动静,所以干脆让出位子让朱标试一试,说不定能借助朱标身上的龙气翻盘。
    朱标也没有客气,当即坐到李节的位子上,李节则坐在他身边,先是给他介绍了一下麻将牌,以及麻将的玩法,这本来就没什么难得,朱标也是一听就懂,然后又试玩了两把,结果朱标也很快体会到麻将中的乐趣。
    说来也巧了,之前李节玩的时候输的惨不忍睹,但现在换朱标上来后,却是牌运极佳,坐在他上首的朱允熥更是接连点炮,连朱玉宁和朱雪晴姐妹都把之前赢的输了进去,这也更让朱标高兴的眉飞色舞,等到天黑结束之时,他更是满载而归,几乎把朱允熥三人的零钱赢了个精光。
    朱标学会了麻将,还体会到了赢钱的乐趣,接下来自然是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天都跑到李节船上玩麻将,不过最后李节四人都不愿意陪他玩了,主要是朱标的手气实在太好了,四个人加在一起都玩不过他,所以最后李节干脆送给朱标一副麻将,让他找别人玩去了。
    还真别说,朱标自己有了麻将后,也很快召集了几个亲近的大臣一起玩,而这些大臣学会麻将后,使得麻将的玩法也很快扩散出去,越来越多的人自制了麻将牌,最后船队才走到苏州,整个船队上下就已经是一片麻将声,整个船队几乎就没有不会玩麻将的人。
    面对这种情况,李节也是哭笑不得,麻将本来是他用来与家人自娱自乐的东西,之前也并没有打算传播出去,结果没想到这次去北京的路上却传播了开来,估计很快就会传遍整个大明。
    说来也有趣,麻将据说是郑和下西洋时,船队上的船工无聊时发明出来的,现在的麻将也是他们在乘船去北京时传播出去的,看来麻将这东西果然与水有缘。
    不过麻将虽然可以做为赌博的用具,但也有积极的一面,比如船队上下都专心玩麻将,反而少了许多的事情,使得枯燥的旅途也变得有趣起来,也就在这一片麻将声中,船队进入运河一路北上,一点点的缩短着与北京城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