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年少到欢喜 > 年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年少到欢喜 小说网(.)”查找最新章节!
    余可夏被周安教育一番,逃脱魔爪寻思着过来关心单季秋伤势的时候,就看到了眼前这副双双相对的画面。
    别说,还挺养眼。
    特别符合她偷偷在写的那些个偶像剧脚本。
    只不过,陆允身边那坨校花是个神马玩意儿?就她在她的剧情里充其量就只能担当个心机女二。
    另一边可就不一样了,这才是偶像剧正确打开方式嘛。
    单季秋率先收回目光,侧过头看向身边的男生,微笑有礼:“谢谢,我朋友过来了。”
    说完,她瞅向余可夏和周安,微偏头,抬了抬眉。一脸“我都这样了,你们就无动于衷”的表情。
    余可夏接收无线信号,赶紧朝着单季秋跑了过来,伸手扶住她还转了半圈,忙问:“你脚怎么样了?”
    单季秋忍着脚踝传递过来的痛楚,她这是打算给她来个伤上加伤?
    她笑的苦哈哈地将身体倾斜在余可夏身上,才不疾不徐的道:“你别搞我就行。”
    “怎么伤的?还有哪儿受伤了?”
    陆允的声音从身侧飘了过来,伴随着他高大的阴影兜头笼罩着单季秋。
    单季秋还没来及说话,就被余可夏抢了话:“怎么伤的?你问问你身边这位邓校花吧!”
    此话一出,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邓文文。
    邓文文一脸迷惘地扫过他们的脸。最后将目光投向陆允,一脸不知道发生什么的无辜状。
    “我跟陆允过来的时候,大家已经散了,我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单季秋听着这话心中暗嗤一声。
    这话说的多有水平,生怕大家不知道你俩一起似的。
    余可夏却道:“那就麻烦你问问你的好朋友们使了什么阴招,搞的季秋比赛的时候把脚弄伤了。”
    邓文文微微蹙眉,显得她更加的楚楚可怜。
    她赶紧的上前关心单季秋:“你没事吧?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她们的意图。但说到底她们几个是我朋友,他们这么对你,我应该代他们跟你说声对不起。”
    余可夏一听,嘴角一扯。既然能成为朋友,还不是一丘之貉,半斤八两。
    你这朵白莲校花装什么出淤泥而不染呢!
    她正想开怼,就被单季秋给拦住了。
    单季秋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
    “没事。”
    单季秋依旧保持着不咸不淡的笑意,可是字里行间却不见得有面上这般客气:“你也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了,自然也轮不上你来说这声对不起。我这不是强人所难了么。”
    “说得好。”余可夏随即鼓掌。
    邓文文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可还得维系着自己的校花形象,做足了表情管理:“嗯,不管怎么样,这事也算跟我有点关系。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我能帮一定帮。”
    余可夏当即给了一个硕大的白眼,你帮个忙赶紧滚吧!
    “行了,要帮就麻烦你跟你朋友说,闲得无聊可以背背校规。”
    陆允没什么情绪的跟邓文文说完,看向单季秋,“走,去校医室。”
    余可夏跟着趾高气昂:“就是。”
    陆允这话其实说得并不重,但在邓文文看来他明显是向着单季秋的。脸色终是挂不住了:“我知道了,你快送她去校医室看看吧,我先走了。”
    她说完将手里的可乐硬塞给陆允,不做任何停留,赶紧转身离开。
    “段博弈。”不远处有个男生朝这边招招手,“老班找你。”
    这一声喊,几人才反应过来还有个人在。
    “来了。”段博弈朝同学点头应声后,看向面前这几个人。
    最终,他将目光落在单季秋脸上,朝她微微一笑:“既然你的朋友都在,我就先走了。”
    单季秋点点头:“谢谢你啊!”
    段博弈:“不客气,再见。”
    单季秋:“再见。”
    余可夏瞅着段博弈离去的背影,兴奋道:“我就说这谁啊没见过。原来就是大家议论纷纷的那个段博弈啊!真的好帅,是不是,季秋?”
    单季秋也顺着余可夏花痴的目光看了一眼:“是,帅。”
    周安“切”的一声:“哪儿帅了,长得跟个犯罪分子似的,别说比不上陆允,比我都差多了。”
    余可夏“啧啧”两声,白了眼周安:“请问你有脸吗?会审美么?那长相你管它叫犯罪分子,放假我带你看眼科吧。”
    周安:“所以说你们女的真肤浅,喜新厌旧。”
    “你们男的才肤浅,就喜欢邓文文那种波涛汹涌的。”余可夏滔滔不绝,“再说了,都没旧的,我又怎么喜新厌旧。”
    周安:“你……”
    陆允被两人闹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这心里莫名有些闷。
    他把手里的可乐递给周安,对余可夏说:“你不是还有比赛么,还能搁这儿唧唧歪歪?”
    余可夏被一语点醒梦中人,把单季秋推到陆允身边,跟他说:“那你赶快送季秋去医务室。”
    陆允:“还用你说。”
    “……”
    两拨人分道扬镳。
    周安转身看了眼陆允和单季秋的背影,对身边的余可夏说:“你完了。”
    余可夏不明所以:“什么完了?”
    周安:“你敢说那个段博弈比陆允帅。”
    余可夏:“陆允才没你这么肤浅。”
    周安:“你不觉得陆允对你的态度突然变得很冷漠吗?”
    余可夏:“……”
    周安喟叹:“男人啊,就没有不在乎这个的。”
    余可夏回忆了一下刚才陆允的表情,看上去风平浪静,可似乎跟平时是有点儿不一样。
    她脚下一顿,看向周安:“我现在说允哥最帅还来得及不?”
    周安“呵呵”一声:“你先说安哥最帅还来得及。”
    余可夏:“不要。”
    周安摁着余可夏的脑袋:“说不说?”
    余可夏:“你最帅,你最帅。”
    周安很是受用地松开余可夏,准备拧开手里的可乐喝,却被余可夏抢了过去。
    “你敢喝邓文文的东西,我就跟你绝交。”
    “陆允给的。”
    “不、可、以。”
    ……
    陆允扶着单季秋一瘸一拐地往医务室方向走去,两个人都莫名地陷入了沉默。
    单季秋瞥了眼陆允,又回想起刚才站在他身边跟他万分般配的邓文文。
    一个校花,一个校草,可不就是天生一对。
    而且那个邓文文不是高一放暑假那会儿就跟陆允表白过了?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不过,女追男隔层纱,说白了其实也挺容易成功的。
    尤其是像邓文文那种长得甜美温柔的女生,试问哪个男生招架的住。
    可她,没由来的,就是不喜欢那个邓文文。
    陆允将来可以有喜欢的人,但是她不希望是现在,更不希望是邓文文。
    说她自私自利也好,心胸狭隘也罢。她不是圣人,她做不到在他眼皮子底下听他跟她聊他喜欢的人。
    甚至于还很有可能让她帮他出谋划策去追别的女孩。
    光想想,哎,想都不敢想。
    如果那一天一定会到来。
    那么,她希望能晚一点儿,就晚一点儿。
    “你跟那个邓……”单季秋忽而开口。
    “不是,我说你怎么那么笨。”
    陆允打断了单季秋,还觑了她一眼,语气里盛满讥诮,“跳个远都能把脚崴了,你可真棒。”
    单季秋一听这口气,又联想到她吃这苦头的还不是因为身边这位。
    要不是因为邓文文喜欢他,要不是因为邓文文跟那几个朋友说她坏话。那几个人能帮着打抱不平,跟她玩阴的?
    归根结底,导火线还是在你陆允这儿,我这完全是受牵连。
    现在还被你嘲,凭什么?
    脚踝上的痛,心中的委屈,胸腔里的怒火一并翻涌着。撕扯着单季秋,她这脾气也就上来了。
    她甩开陆允的手,立在原地不走了。
    “你干嘛?”陆允上手去扶,又被单季秋的手给甩开了。
    他摸不着头脑:“怎么了你?”
    单季秋抬眼,可眼中却是一片冰晶,没什么温度:“我笨是笨,但我自己能去校医室,不用你管。”
    陆允:“秋崽崽,你别搁这儿闹脾气啊!不好使。”
    单季秋:“别叫我秋崽崽,我不是那些猫猫狗狗。”
    陆允此刻有点儿懵逼,这他还没跟她算账呢,这姑娘反倒是先闹上情绪了?
    算了,她不受伤了么,心情不好。
    他大人有大量,不跟她计较。
    “好了。”陆允笑着伸手去扶单季秋,软下嘴,“行行行,我刚没说好,你哪儿笨了,你可是秋神。谁敢说你笨,我第一个不答应。”
    单季秋咬了咬唇,抬头看向陆允:“那要是邓文文呢?”
    陆允莫名其妙又觉得好笑:“关邓文文什么事?”
    单季秋提高嗓门:“怎么就不关她事了,要没她我能受伤?”
    陆允纳闷:“单季秋,你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老提她干嘛?”
    单季秋再次甩开陆允的手,冷笑:“不干嘛,你不用管我了,谁讲理你找谁去。”
    说完,她便拖着她的伤腿如蜗牛爬行般往教学楼那边走去。
    陆允立在原地瞧着前面那抹倔强的背影,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应该说早就不是滋味儿了。
    当他看到那个段什么玩意儿的扶着这丫头的时候,心里就莫名蕴起一股子不舒服。
    这会儿她跟他掰扯什么邓文文还有谁谁谁?他还想问问她一脸花痴样,说那什么段什么玩意儿帅的,是几个意思?
    陆允有些烦躁地挠挠头发,一双黑眸定定地瞅着前方。
    随即,他又抬头望了一眼这晴好的蓝天,湛蓝的幕布上挂着的白云变幻着模样。
    微风掠过耳廓,呼声细细碎碎地起伏着,与之一并传进耳中的是经典的校园歌曲《同桌的你》。
    他忽而气极反笑了起来,还搁这儿琢磨个屁啊!先解决了前面那个同桌的你再说吧。
    ……
    单季秋的脚踝是真的痛,她想应该是肿了无疑。
    不过,好像那痛也不全是源自于脚踝,更多是源自于那颗总是不受她控制的心。
    除了她没有任何人知道的。
    那是一种,无药可救的痛。
    此刻,被阳光照拂着,她的脑子似乎也徒然之间恢复了灵光起来。
    再回想起刚才的场面,好像真的有些冲动了。
    她在乎的了一个邓文文,可将来还会有千千万万个邓文文站起来。
    每人都来射她一箭,刺她一刀,她不早就死了千万遍。
    没错了,她根本在乎不过来的。
    所以得从自己这儿下手,断了这病根。
    对陆允只能及时止损,才不至于满盘皆输。
    就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单季秋还身体力行地暗自点了点头。
    像是自我笃定,决定,确定一般。
    她用力地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终是勾起了唇角。
    原来下定决心不要喜欢也不是太难,整个人都轻松了不是。
    是的,谁会傻到爱你一万年。
    就在难得郁结得以舒缓的同时,单季秋没受伤的那只腿弯处被什么东西快速地往里杵了一下。
    而她整个人因此蓦地失去了重心往前倾倒。
    与此同时,她的双臂被一道力拽着顺势往上一拉。
    顷刻间,她整个人就这么顺顺当当地倒在了一面宽肩阔背脊上。
    微风一抚,腾空而起。
    伴随而来的是身前这清冽的薄荷气息。
    一切就绪,单季秋才意识到自己被陆允背在了背上。
    单季秋拍打着陆允的宽肩:“你放我下来。”
    陆允充耳未闻一般继续前行,语带警告:“别乱动,摔了算你的。”
    单季秋:“陆允,我们在吵架。”
    陆允:“是你在闹脾气。”
    单季秋:“我闹什么脾气?你放我下来。”
    陆允收了收手臂,往上颠了下背上的姑娘,继续往前走。
    “对不起,行了吧!”他云淡风轻地说。
    单季秋:“?”
    ※※※※※※※※※※※※※※※※※※※※
    只要我道歉够快,你就没办法闹脾气
    多年后
    陆允:对不起媳妇儿,我错了,不跪榴莲行不行?
    单季秋:行……跪仙人掌吧!
    陆允:?
    给我婚后妻管严的允哥求一波营养液,行不行~
    明天更两更,早上八点和晚上八点各一更,别忘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