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年少到欢喜 > 年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年少到欢喜 小说网(.)”查找最新章节!
    终于,迎来了一年一度的运动会。
    运动会这天不冷也不热,虽然降了温,昼夜温差大。还好,白天还是很舒适的。
    彼时阳光清浅地铺下一层,微风轻拂,天不凉人。
    到了单季秋跳远的项目,她跟着班上也报了跳远的俩女生一起去检录处检录,刚巧在检录处碰到了余可夏。
    余可夏见到单季秋就像鱼儿看见了水,扑腾扑腾地就过来了。
    “我刚才去你们班找你一起过来检录,没看到你呢。”余可夏问道。
    “我在楼上做题。”
    单季秋站的位置刚好被太阳直射,她说着抬起手挡了挡眼睛。
    余可夏:“对哦,你们要准备数学竞赛选拔考了。”
    单季秋点了点头:“嗯。”
    余可夏:“听说你跟陆允打赌了?这次他考过你,你要帮他洗一个月袜子,这你也答应?”
    单季秋:“他跟我打赌,十赌九输,你觉得这次他能赢?”
    余可夏:“必须……不能啊!”
    单季秋:“那不就得了。”
    余可夏突然笑得像个小贼:“按照这种打赌法,你赢了岂不是要让他给你洗内衣?”
    单季秋眼尾一抽抽。
    呵,这默契?
    说起这个,她就无语,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云淡风轻的说出这话来的。
    他还真是从没把他当过女的。
    一想到这儿,心中难免又黯然了起来,连这好天气都扫不去心中的阴霾。
    “我赢了,她包我一学期的零食,随叫随买。”单季秋轻言道。
    打赌到后来,陆允便改口说包一个月零食。
    而单季秋却满脑子都是内衣,窘迫和失落分别从两边往里挤压她的心脏。
    而陆允呢。
    他却全然不知的在那儿自顾自的慢慢增加月份,直到他拍案而起:“一学期,不能再加了。”
    单季秋则调整情绪,随口很不走心地应下:“成交。”
    余可夏给单季秋比了个大拇指:“你这个好,记得给你好姐妹我分享哦!”
    “行……”单季秋笑。
    “哇,你看那个女生。怎么长那么大,跟邓文文有的一拼吧。”
    “你怎么跟个女流氓似的。”
    “你说你哪儿都比那个邓文文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就这俩玩意儿真不如人家那么霸气。”余可夏的视线落在单季秋的心口上,又看了看自己的,“甘拜下风。”
    单季秋觑她一眼: “要那么大干嘛,负担。”
    “也是,跑起步来真的太尴尬了。”
    “……”
    两人聊着小女生的私密话题聊的水深火热,不远处的跑道那边蓦地惊起了一阵骚动。
    检录处的同学们也跟着齐刷刷地探着目光看了过去,没看到个名堂,但却有人在窃窃私语了。
    同学甲:“是那个穿黑色运动服那个是吧?嗯,真挺帅。”
    同学乙:“谁啊?没见过?”
    同学丙:“什么,你不知道吗?段博弈,才转过来的高二转校生。完全长在了我的审美上,贼帅。”
    同学乙:“那要跟陆允比,谁帅?”
    同学丙:“虽然陆允真的好帅,但是他注定不是我能得到的。所以我喜欢段博弈,单眼皮男生我可以,嘿嘿嘿。”
    同学甲:“说的就像是你能得到人段博弈似的。不管怎样,这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帅过我们陆校草,他段博弈算老几。”
    同学丁:“你也醒醒,还没到做梦的时间,做梦人陆允也不属于你。”
    “……”
    余可夏用手肘撞了撞单季秋的胳膊,好奇道:“我倒想看看到底有多帅。”
    单季秋也算是听了个大概,不过她向来对这些自动屏蔽:“没兴趣。”
    余可夏:“看帅哥乃人生一大乐趣,你怎么可以没兴趣。”
    单季秋:“你身边帅哥不少了。”
    余可夏:“那不一样,新鲜的总是比较新鲜。”
    单季秋不由得揶揄:“也就是有极大的可能性,这个段什么的能取代周安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了?”
    余可夏一听赶紧捂住单季秋的嘴,紧张兮兮的看了看四周。
    还好大家都在各说各话,没人偷听他们的对话。
    她吁了一口气,一记眼刀朝单季秋杀过去,有些咬牙切齿:“要死了你。”
    单季秋没忍住笑了起来,笑的余可夏一脸红霞飞。
    检录完,两人就去跳远比赛场地。
    单季秋体育方面确实不出众,四百米就基本能要她老命。
    唯独也就弹跳力还上得了台面,以至于从小到大运动会她几乎只报这一项。
    加上她大小也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此刻周围聚集了不少的同学围观。
    到单季秋了,余可夏给她鼓劲:“加油,你是最棒的。”
    单季秋莞尔一笑,听到裁判跟她招手,迈步走了过去。
    她扎着高高的马尾,在后背上一甩一甩的。高挑的身姿沐浴在阳光下,光影丛丛。
    明明还没比赛,却给人一种上台领奖的感觉。
    观看的人群里有人欣赏:“女神就是女神,这人气,这形象,这气质,这性格,咱们七中之光啊。”
    同意这观点的纷纷点头,当然也有很是不屑茶言茶语出来杠的。
    “没觉得,我还是觉得咱们校花邓文文更漂亮。单季秋不就是成绩好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是,哪有邓文文甜美又平易近人。单季秋冷冰冰的,一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装的很。”
    “终于有人说这话了,我就觉得单季秋装的很。”
    刚好搁旁边听到这些话的余可夏冷笑了起来,学着柠檬精的口吻怼回去:“不就是成绩好嘛,有什么了不起。嚯,不好意思啊工地姐妹,年级第一,她还真、就、了、不、起。”
    “战友”立即附和余可夏:“没事吧?咱们秋神是不屑当校花才轮到邓文文好嘛!装?你们看看自己多能装再说别人吧。”
    “你们是邓文文的好朋友吧?校花怎么当缩头乌龟了,让你们来放屁。听说高一暑假那会儿校花跟陆允表白被拒了吧?哈哈哈,嫉妒咱们校草只对秋神好吧。”
    “就是,喷人也看看对象。咱们秋神啊,你们还就是喷不起。”
    几个挑事的哪能跟余可夏这种辩论专业人士耍嘴皮子的。直接性战斗血条告急,只能愤愤不平地转身走人。
    根本不知道外围围绕她激烈舌战的单季秋,活动着手腕脚腕。
    风扫着她的脸颊,耳边是广播里播放着她喜欢的歌曲。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
    小小的天流过的泪和汗……”
    歌声渐渐被少年干净而低沉的音色所淹没。明明是俗气的加油稿件,却因为读它的这副好听的声音,也变得秋高气爽起来。
    单季秋垂眸一笑,这把熟悉的嗓音居然会出现在校广播里,稀奇。
    不过,这第一句就不是他风格。
    也不是。
    他压根就不写通讯稿,估计又被学生会会长抓壮丁了。
    单季秋抬眸瞬间,伴随着广播里如朗日下沉透的溪流之声,她也开始助跑。
    “你是体育场上游走的火焰,是天空高飞的小鸟。掌声永远为你响起,胜利在向你招手。迎着太阳的光芒,努力向前奔跑吧!单季秋同学加油,我们等你为我们高二(1)班增光添彩。”
    陆允上午没有比赛,慢悠悠地从南楼溜达到操场,打算去看单季秋和余可夏他们青蛙跳坑的。
    谁知道人经过主席台的时候被班长抓了个正着,说是憋不住了,让他帮忙交上去。
    本来说是交上去就成了,哪知道又被学生会会长梁越逮着了。让他干脆自己给自己班的同学读通讯稿加油。
    他跟梁越关系还不错,在这一沓不少给单季秋加油的通讯稿里随便挑了一张,意思意思。
    嫌弃的念完这份通讯稿,音乐声重新伴随着清风在校园里悠扬。
    陆允一走下主席台就听到急匆匆路过的同学在说:“走走走,听说跳远那边要打起来了。”
    “为什么啊?”不明所以的同学问道。
    “好像是高二那个学神单季秋受伤了,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走,看看去。”
    陆允一听,本是懒散的神态也蓦地收了起来,眉心几不可察地微蹙了一下。
    他加快步伐,迈大步子朝操场另一边走去。刚走了一步就被冲出来的人挡住了去路。
    邓文文扬起一张漂亮的笑脸将一瓶可乐递到他面前:“刚买的,给你。”
    陆允没接,而是略显不耐地看了眼跳远的方向,对邓文文说:“不用了,麻烦让让。”
    说完,他不作停留地绕过邓文文就走。
    邓文文见陆允神色匆忙,腹诽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那她博取好感的机会不就到了嘛。
    一想到这儿,她唇角一飞,小跑着跟上了陆允。
    跳远这边围了不少人,余可夏这暴脾气正在跟几个女生吵。
    “镜子就在你手上,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余可夏举着之前说单季秋的那个女生的手,气愤道。
    “有镜子的女生多了去了,凭什么就是我害单季秋摔倒的?”
    “有镜子的女生是很多。”余可夏冷笑一声,又将目光看向围观的人,“但是刚才说我们单季秋的人可不就只有你们几个。”
    “对,你们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没走?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别血口喷人,我们没有。”
    余可夏:“证据确凿,要么你们承认,给单季秋道歉,这事儿就算了。要么咱们到赵主任那儿说理去。”
    “余可夏,你别颠倒是非。”
    “对啊,鬼知道是不是你跟单季秋故意演的戏,玩栽赃陷害。”
    “你说什么?”余可夏怒气值直线上升,“有种再说一遍。”
    “说就说,你们假清高,真小人。”
    “你放屁。”余可夏大眼一瞪,上去就要揍人。
    单季秋一瘸一拐地被人扶着刚过来,就瞧见余可夏要抡膀子揍人。
    她不明所以,赶紧阻止:“夏夏,别惹事。”
    赶过来的周安直接上去拉人:“余可夏,你别冲动。”
    “我今天还就要冲动一把。”
    场面一度混乱,两拨人剑拔弩张,似乎今天不打个头破血流誓不罢休。
    “干嘛呢?”闻讯而来的赵丰平一声令喝,“你们是学生还是混混?立刻给我分开。”
    赵主任不愧是赵主任,平地一声雷,众潮水退去汹涌,风平浪静。
    “怎么回事?”
    余可夏松开一直拦着她的周安,跟赵丰平告状:“赵主任,是她们故意弄伤单季秋的。”
    “我们真没有。”几个人见赵主任来了,声音都小了。
    赵丰平则是立即关心了下单季秋的伤势,语气瞬间变的和蔼可亲了起来:“怎么样,严重吗?”
    这一变脸,让在场众人都在心中喟叹,我们这些学渣永远都享受不到来自赵主任的温柔。
    单季秋摇摇头:“就是崴了下脚,不算太严重。”
    赵丰平点点头,这才看向余可夏:“余可夏,你说。”
    余可夏:“是这样的,赵主任……”
    这一追究,事情可就要退回到刚才跳远比赛那会儿了。
    单季秋本一路助跑,正准备起跳。不知道哪儿来的折射光线直直刺中她双眼。
    她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一个偏头,整个人重心不稳地扎进了沙坑里。
    当她摔下去的时候,脚踝撇了下去。随之而来的是后知后觉的痛慢慢延展,一股子钻心的疼痛袭来。
    她的脚崴大发了,沙子还迷了眼睛。
    余可夏当时第一反应是去看单季秋,询问情况。
    得到单季秋是被反光射到眼睛才崴了脚的答案,下意识的第二反应便是抬头去找那几个女生。
    果然,余可夏发现她们其中一个的手机壳上正是一面镜子。
    那几个女生似乎要溜,她立即拜托跟她同时过来扶住单季秋的男生,麻烦他帮忙照顾一下。
    而她自己则是给好朋友要说法去了。
    后来,就是眼下这副不可开交的场景了。
    赵丰平一听吹胡子瞪眼的:“你们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来?以后出了社会还得了,把你们家长给我叫来。”
    几个人一听要叫家长,吓住了。
    那个有镜子的还在狡辩:“赵主任,我真的没有这么做,我没有。”
    其他人也附和着,求饶。
    单季秋看着这几个人,觉得她们演的真好。
    这几个人在学校嚼舌根子兴风作浪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明里暗里欺负别人,吃吃教训也好,就当她倒霉了。
    最终,赵丰平让她们跟单季秋道歉。再嘱咐单季秋去校医室处理,这才把几个人带走深刻教育去了。
    闹剧结束,围观群众散场。就像是说好刻意让出的道似的,路的两头分别是两对颜值极高的男女。
    单季秋身边高大帅气的男生对她说:“我送你去校医室吧。”
    陆允身边甜美动人的女生望着陆允,对他说:“陆允,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而单季秋和陆允压根儿就没怎么听见身边的人在说些什么,彼此的双眸都一瞬不眨地盯着对方身旁的男女。
    神色各异。
    ※※※※※※※※※※※※※※※※※※※※
    哦豁~
    打歌时间,杰伦的《蜗牛》。
    校园篇我已经写完了的,里面有用到好多首歌,算是代表不同时期的青春吧~
    写这个题材其实还真是蛮冷的,基友有给我打过预防针,毕竟现实的校园生活真没那么多冲击力,大多枯燥。但这俩崽崽我真的很喜欢,存稿的时候也总是一脸姨母笑。
    就,也希望你们是喜欢这个成长的故事~今天废话了,哈哈哈~嗝
    周末快乐,看文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