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年少到欢喜 > 年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年少到欢喜 小说网(.)”查找最新章节!
    周末结束回到学校后,陆允因为周五留校写检讨跑了的事又被校长请去“唠嗑”。
    后来得知陆允是去见义勇为去了,脸上的伤还没完全消。加上单季秋的“供词”,都是实打实的证据。作为校领导怎么也不会不相信好学生的话。
    没两天,陆续有学生家长直接告到了教育局去,说严旭伙同校外社会上的人霸凌欺负同学。
    七中是市重点,任凭严旭家多有钱,也没用。到最后,以严旭被退学而告终。
    其实对严旭造成致命一击的是一份匿名的视频,里面清晰的记录了他如何欺负同学的全过程。
    严旭直到很久以后再回忆起当年那事,依然一头雾水。他保存在自家电脑里的加密视频怎么会出现在校长的电脑里?
    单季秋看着陆允在电脑跟前删除视频,不由得笑了起来。
    谁能想得到,一个优秀的三好学生,竟然是计算机高手。
    她扫了一眼旁边书架上密密麻麻,各种类型的书。目光越过那些被卷好的图纸,再移到各种证书奖状,最终落到了一排专业编程机械等书籍上。
    而这个高手,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编程。
    ……
    九月一眨眼走到了底。
    月考在降温天中如约而至,正值花期的金桂在校园里馥郁着芬芳。
    顺着秋风从每间考场的窗户攀了进去,给奋笔疾书或是冥思苦想的考生们提神醒脑。
    第一考场正好是单季秋本班,作为考场表上的no.1,第一组第一排被她常年霸位。
    然而后面那个也是常年霸位的no.2,此刻已经“不小心”踹了她椅子第五次了。
    踹到她打起了嗝。
    教室里的广播响起:“本场考试结束,请考生停止答题……”
    监考老师收完试卷,安静的教室瞬间炸开了锅。理化公式满教室飞,全是对答案的声音。
    单季秋还在打嗝,一转身就对罪魁祸首提示道:“你能不能考试的……嗝……时候管管你的腿。”
    陆允拉上笔袋拉链,明知故问:“为什么?”
    单季秋一边打着嗝一边没好气道:“你一考试就踹我椅子的毛病哪儿来的。”
    陆允毫无愧疚感地伸伸腿:“腿太长,你多担待。”
    单季秋气极反笑,从齿缝间漏出话来:“你还真是不谦虚,嗝。”
    陆允没忍住乐了起来:“打嗝啊?”
    单季秋:“眼瞎还是耳聋?看不见听不见么?拜你所赐,踹我椅子。”
    陆允微微抬了抬下巴:“闭气能治。”
    单季秋将信将疑的抿唇闭气,直到脸都憋红了,才松口,大口呼气:“嗝……”
    陆允噗嗤一笑:“你要意识到自己再不呼吸就要死了的那种,再试试。”
    单季秋微蹙眉头的瞧着陆允,死马当活马医。她大大地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
    就在她快要受不了准备呼气的时候,陆允眼明手快地一手摁住她后脑勺,一手捂住她的口鼻:“忍住。”
    单季秋体会在众目睽睽下被人“谋杀”的感觉。
    她想要伸手求救,偏偏班里的人都活在对答案里,还过于忘我,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向。
    “呜……”她只能去拍陆允的胳膊,眼睛瞪得像铜铃。
    陆允松开手,单季秋赶紧大口喘气,也终于切身的感受了一把什么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
    她缓了几秒,掀眸看陆允,等待下一个嗝,半天没来。
    她欣喜地笑了起来:“好像真不打了。”
    陆允的手还搁在她的后脑勺,身体被课桌阻碍,可脸却近在咫尺。
    四目相对,脑海里蓦地闪现出那天晚上比这更近的距离。
    他松开手,暗自清了清嗓子,道:“我就说这样有用吧。”
    单季秋没注意陆允的不自然,而是义正言辞地回他一句:“那也是因为你踹的。”
    “哎,单季秋,陆允,最后一道选择题你们选的什么?”
    终于有人想起了学神和学霸,纷纷朝他们看来。
    “c”,陆允和单季秋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就像是标准答案一样,此刻有人哀嚎遍野,有人喜出望外。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下午考完英语,明天就是国庆小长假。
    大家把教室后面的桌椅恢复原位,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徐志站在讲台上开始讲节假日的作业和注意事项,以及节后回来的各项安排。
    “……学习上的事我说完了,现在说说别的安排。下个月有运动会,大家展现自己文武双全的机会来了。你们利用国庆长假好好练练,看看自己哪方面比较擅长,想报什么心里有个数。这可能是你们高中生涯最后一个运动会了。等到了高三,想参加怕是没什么机会了,所以不要留有遗憾啊……”
    “基本上就这些,还是那句话,放假注意安全,祝大家假期愉快。然后,那个陆允,单季秋,谭俊浩,刘鹏,张晓,王博,杨明峰,你们几个等会儿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到了徐志办公室,几个人站成一排,旁边四班的班主任调侃道:“徐老师,这训人呢?”
    徐志一边在办公桌上倒腾着什么,一边回头笑道:“没有,跟学生说说竞赛的事。”
    “行,我先走了,假期愉快。”
    “假期愉快邹老师。”
    徐志跟同事招呼完,抬头看着面前的几个学生,言归正传:“下个月学校要进行第一轮的淘汰赛,优胜略汰这是比赛规则。不管你以前拿过多少奖,参加过多少比赛,现在大家都同时再出发。经验方面我不担心,就是这国庆放假这么多天别光顾着玩,还是要多做做题。”
    他顿了一顿,继续:“数竞这条路既然决定了要走下去,就走到国家队给我看看。我希望在机会面前你们都能够全力以赴,将来回头看也不至于留有遗憾……”
    几个人不知道为何,听到小徐这番话,突然有点儿热泪盈眶。
    他们纷纷点头。
    “行了,回去吧。”
    “徐老师节日快乐!”
    “小徐节日快乐!”
    “想留校了?”徐志气笑
    “徐老师再见。”众人挥手。
    “……”
    徐志瞧着这群孩子相继离开,不由得一笑。
    十六七岁的青春年少,美好也迷茫。如此年轻的他们不也正是曾经的自己。
    风华正茂,无限可能。
    ……
    十月一日早上,单季秋被沈素约早早就吼了起来看升旗仪式。
    单季秋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里缓缓上升的国旗,转头瞄了一眼陆允和外婆,两人的视线顺着国旗一路到顶。
    陆允的父亲是消防员,在他八岁那年牺牲了。这可能也是为什么他每一年国庆元旦都喜欢看升旗仪式的原因。
    他身上淌着军人父亲的血,父亲的信仰也是他的信仰。
    她也问过陆允以后会不会考军校,一生戎装,报效祖国。
    而他却摇摇头,说:“报效祖国的方式有很多种,军人在保护我们,那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保护他们。”
    那时候单季秋其实并不太明白陆允说这话的意图。
    直到多年后他们再见,她知道他那时在做的是什么,才恍然大悟。
    原来,当年小小年纪的他,早已坚定了目标和理想。
    假期总是过得很快,还没回过味来,就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头一天晚上,余可夏就跟单季秋打了电话。说明天最后一天了,说什么也要抓住假期的尾巴,好好狂欢一下。
    五个人自从放假就没见过,陆允和单季秋刷题刷的也枯燥。所以一被邀约,就一拍即合,快言快语地答应了下来。
    问她玩什么,人家文科班的文艺细菌立即来袭:“寻找秋天的足迹。”
    单季秋哂笑:“郊游就郊游,说的那么文绉绉的。”
    余可夏:“所以说你们理科生没有浪漫细胞。”
    说了郊游大家都知道,可是大家不知道余可夏说保密的郊游地点是距离厘城六七十公里远的普青山。
    郊游秒变爬山?
    一行人抵达山脚下抬头望着郁郁葱葱的山峰,齐刷刷看向余可夏。
    余可夏嘿嘿一笑:“大家都是要参加运动会的运动健儿。爬爬山,练练肺活量,免得死在操场上。”
    单季秋当下给余可夏鼓掌:“说的好有道理,但我只打算报了一个不怎么需要锻炼肺活量的跳远。”
    陆允:“我重在参与。”
    周安:“我跳高而已。”
    谭俊浩:“运动会还早呢,我不打算报名。”
    余可夏继续洗脑:“无论如何,这可能是咱们最后一个运动会了,要好好珍惜。再说了,做人要有体育精神,要尊重体育,要尊重对手,要……”
    “得,走吧。”陆允受不了,直接打断她,接受现实,迈着长腿往售票口走,“买票去。”
    虽然是节假日的最后一天,可是这旅游景区的人还真是不少,排队都排了半个多小时。
    胜在五个高中生拥有着强健的体魄,爬山不带累的。呼吸着山里的新鲜空气,宛若天然氧吧,确实是一种不一样的狂欢。
    余可夏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当起了导游:“听说山里有猴子出没,大家把吃的捂紧了免得被抢了去。”
    快要到达山顶要经过一段玻璃栈道。单季秋,陆允和谭俊浩麻溜的就过去了,下面悬崖峭壁根本不带怕的。
    然后,等他们都到了对面,看见还在起点的周安,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他们这是把周安恐高这事给忘到太平洋去了。
    玻璃栈道上抖腿的,爬行的,尖叫的不在少数,模样倒是滑稽有趣。
    其中有一小朋友在上面跑过去跑过来的,完全没在怕的对其中一个快要跟玻璃亲吻的男人说:“叔叔你好胆小哦。”
    男人哭笑不得地指着小朋友,对他嗷嗷叫:“你别跟我说话,也别在我跟前晃。还有我才二十岁,别叫我叔叔。”
    周安至此也不敢跨出一步,余可夏朝三位看戏的挥挥手:“你们来个人帮帮忙嘛!”
    谭俊浩一边捂着嘴笑,一边走过去:“我来我来。”
    单季秋瞧着他们那架势可能还需要很久,就转身去照相。有猴子过来抢游客的吃的,单季秋干脆摸出包里的面包。
    谁知道一不小心手机被其中一个只猴子给抢了。
    “哎,我手机。”她寻思着自己怎么总是被抢手机啊!
    陆允走过来,从单季秋手里拿过面包,睨了眼她:“猪蹄吗?手机都拿不稳。”
    说完,他忙不迭地去诱导猴子跟自己交换:“小猴子乖啊,我这个可以吃,你那个不能吃。”
    猴子看了半天,疑惑了半天,试探了半天,这才伸手去抓面包。
    陆允瞅准机会,一把将手机给夺了过来,有一种战胜了孙悟空的荣耀感:“我拿到了。”
    哪知道,人单季秋并没有搭理他。
    陆允转身瞧去,这姑娘背对着他,正盯着某处看的津津有味。
    他一偏头,被单季秋挡住的那块地儿落入他眼中。
    居然是两只猴子正在——亲嘴。
    单季秋哪里亲眼见过这场面。
    她也真没多想,纯粹是属于作为生物学研究的好奇心使然,觉得挺有意思的。
    直接忘了陆允还在跟那只抢手机的猴子斗智斗勇。
    她看的挺忘我,没注意一个脑袋不知不觉间凑到了她的肩侧,跟她一起欣赏起来。
    直到,耳边突然响起少年慵懒带笑的嗓音。吐纳着热气尽数往她耳朵里飘,像是被羽毛挠一般。
    “你这是,搁这儿学经验呢?”
    ※※※※※※※※※※※※※※※※※※※※
    陆允:真好,我媳妇儿都开始主动学经验了呢。
    想看猴子怎么么么哒,wb我放图
    打嗝闭气,亲测有效~
    看文愉快,记得留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