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年少到欢喜 > 年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年少到欢喜 小说网(.)”查找最新章节!
    单季秋跟余可夏他们分手以后,便到公交车站去等车。
    乌云压天,明明才五点多,这天色暗的吓人。
    行人步履匆匆,连摊贩都收摊准备回家,谁也不想稍微一耽搁,就成了落汤鸡。
    这会儿没啥人,就单季秋还有一小男孩儿站在站台里等车来。
    她百无聊赖拿出手机玩起了游戏。谁知道一个不留神,手机和旁边的小男孩儿一起跑了。
    她当下是愣怔了两秒,这才反应过来,手机被抢了。
    “喂。”单季秋赶紧朝那个男孩追了过去。
    小男孩还转身挑衅单季秋:“追到就还你。”
    单季秋一惊,这小孩儿还挺嚣张,瞬间激起了她的胜负欲:“行,你看我追不追的上你。”
    于是,平时跑个四百米都费老命劲儿的单季秋,一鼓作气,穷追不舍。终于把那个小孩儿逼进了一条巷子里。
    “刚说什么来着?”单季秋一边叉着腰大喘气,一边对那个插翅难逃的小男孩儿说,“小孩儿,抢劫也是要看对象的。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手机还我,跟姐姐诚恳道歉并保证以后再也不做坏事了。要么,跟姐姐去派出所找警察叔叔。”
    哪知道这小孩儿并没有害怕,反而是朝着单季秋狡黠一笑,转身看向身后。
    单季秋也顺着看了过去,旁边的台球厅里走出来俩人,嘴里叼着烟。其中一个是熟人。
    而她正想转身,身后又来三个熟人堵住了她唯一的去路。
    好家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单季秋眼瞅着严旭从兜里摸出一张粉红色的毛爷爷递给那个小男孩儿,顺手拿走了他手里的手机,对他说:“好了,你可以走了。”
    小孩儿开心地拿着钱,从单季秋的身边经过,朝她以胜利者的姿态笑了笑。
    单季秋:“……”
    笑你妹,现在的孩子为了钱都这么不学好?
    随即,严旭手中她的手机铃声乍然作响,在巷子里发出回声。
    严旭一边接通电话一边朝单季秋走了过来,对着电话那头说了句:“在我这儿。”
    她估摸着是陆允。
    接下来,严旭又说了句:“别紧张,我就跟她好好聊聊。聊成了,我还得喊你一声哥呢。”
    她百分之百肯定是陆允了。
    不知道陆允说了句什么,严旭本是笑着的脸蓦地垮了下来。他掀眸看了她一眼,又勾起了唇角。
    “是吗?”严旭顿了顿,挑衅道,“我就想试试什么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说完,他就把通话掐断,直接关机。
    “单妹妹,你好啊!”严旭杵在单季秋面前,身后是他的f3。
    单季秋露出一个未及眼底的笑意,抬头瞅着严旭:“校霸同学,至于大张旗鼓设这么一个陷阱让我跳么?”
    严旭当然地点点头:“你要喜欢,我还有更多花样任你选择。”
    单季秋就这么不咸不淡,也不慌不忙地瞧着严旭。其实这种情况,有些事情也就基本上能呼之欲出了。
    “陆允是你们举报到校长那儿的?”她问。
    “陆校草啊,装的太他妈像个好学生了。”严旭顿了一顿,笑道,“难得逮到他违规违纪一次,我还不赶紧给他来个落石下井。”
    是落井下石,文盲。
    不过呢,倒还算是敢作敢当。
    单季秋:“所以你算准了今天陆允不会跟我一起,才搞这么一出。”
    她并没有提问,而是陈述。
    严旭在单季秋的脸上来回打量着。
    肌肤胜雪,卷翘的黑睫上下扇动,往下是那双清冷透彻又迷人的大眼睛。挺翘的鼻子和正在翕合着,润着水光的红唇。
    这张冷艳精致的脸,从他第一天入校就一眼相中了。
    自此,每每午夜梦回,跟他如藤蔓一般缠绕在一起,纠缠不清的少女全都是她。
    是她第一次让他有了性幻想,让他非她不可,让他恨不得去将那些曼妙的美梦一一坐实。
    一想到这儿,他就这么明目张胆地盯着单季秋,眼里想要的堂而皇之。然后,就扑了上去,却扑了个空。
    单季秋眼疾手快地预判到严旭对她的不轨意图,快速的往旁边一移。他直接抱上了她身后的f1。
    “严旭。”单季秋没什么耐心跟他周旋,“我知道你想怎么样。放心,我不会答应你的。”
    严旭:“单季秋,别他妈仗着老子喜欢你就可以跟我横。要么,你答应做我女朋友咱们慢慢谈感情。要么,今天你哪儿也别想去,好好想想清楚。”
    本以为会被吓到的单季秋根本没有露怯,反而那双澄澈的眸子里蓄满了“我他妈一点儿都不怕”的神色。
    单季秋问:“所以,你是铁了心不放我走?”
    严旭:“答应做我女朋友,让男朋友亲一下,我就亲自护送你回家。”
    单季秋:“没商量了?”
    严旭:“也有,要么你踩着我们几个人的身体出去也不是不可以。”
    单季秋叹了口气,也懒得再废话了,把书包从背上卸下来往旁边空地上一丢。
    “好吧。”她将马尾分开两半向外一拉,轻描淡写地说:“我手有点儿生,你们让让我,一个一个来吧。”
    几个人看着眼前这个纤瘦文弱的少女,面面相觑。有些没琢磨明白她的一个一个来是个什么意思。
    其中一个慢慢地寻思了过来,伸手指着单季秋,跟几人调笑起来:“秋神这是要跟咱们动手啊!旭哥,这……咱们不好欺负嫂子吧……啊……”
    突如其来的叫唤声属于这人,他“吧”字发音还没发完整,就嚎了起来。
    只见单季秋轻松的拿捏住他的食指用力往上一撇。
    十指连心,痛的他面部表情扭曲。
    “你他妈的。”
    另一个人过来抓单季秋的手,被她一个侧身闪过,伴随着手上的力道加重,她顺脚踹在来人的肚子上。
    再一松手,两个人前后倒地,一个捂着肚子,一个捂着手指。
    一系列动作来的太快,瞠目结舌是什么?此刻单季秋面前几个人可算是完美的诠释了这个成语,活灵活现。
    这女的,吃了大力金刚丸?这么虎的吗?
    单季秋扭了扭手腕,一脸无辜道:“哎,真的手生了。”
    严旭回过神来,却莫名有些兴奋:“我以为你是个仙女。结果,你他妈够辣,老子更喜欢了。”
    暗忖着吓唬吓唬他们就会放她走的单季秋有些微愣,剧情不应该是这么发展的吧?怎么还兴奋上了?合着这还是受虐体质?
    单季秋哭笑不得:“还来?”
    “来。”严旭朝单季秋招招手。
    严旭率先发动攻击,单季秋往后一仰,侧身时一个回旋踢,却被他转身挡了下来。严旭直接绕到她的后面,伸手锁住她的喉,掐住了她的脖子。
    单季秋跟严旭交手的第一个招式,她就知道碰到对手了,加上现在被他给反锁住咽喉。她脑海里有些不合时宜的画面冒了出来,让她心悸,转瞬间便平白无故被卸掉了所有的力气。
    严旭在单季秋的耳边轻飘飘地吐着气:“哥哥我跆拳道黑带,你跟我打,嫩了点儿。”
    霎时间,严旭突然被什么不明飞行物袭击,出于本能地松开了单季秋。
    一个书包横亘在他们中间。
    紧随其后的是少年冷冽的声音,和着巷口吹进来的风一并响起:“我好像说过,你不怕死的话,尽管碰她一下。”
    几个人同时朝声源处看去,少年一步一步朝他们走来。
    平时的吊儿郎当被眼下的冷面森森所替代,那双总是含笑的桃花眼里不再明朗。取而代之的是黑到深处透出来的,让人生畏的刀光剑影。
    严旭“哈哈”地笑了起来:“陆允,你他妈吓唬谁呢你?就你这单薄的身板儿,谁死还不一定呢?”
    陆允掀起了眼帘,看向单季秋,对她说:“你出去外面等我。”
    单季秋缓过气来,点了点头,往陆允那边走,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把着他的手肘对他说:“严旭是跆拳道黑带,你小心一点儿。”
    陆允轻哼了一声,将单季秋往身后一拉,朝着严旭他们走了过去。
    他嘴角透着不屑痞气:“爷爷赶时间,你们一起上。”
    单季秋也没真的出去,而是站在“战场”外围随时准备上去帮个忙。
    她眼瞧着陆允轻而易举的撂翻f3,迎来了严旭的拳风。
    单季秋心下一紧。
    陆允被偷袭,硬生生挨了一拳,却屹立不倒。
    只见他勾起了一侧嘴角,拿大拇指指腹由嘴角向下唇擦过。明明是在笑,可那股子由内而外散发出的痞邪之气,却怎么也压制不住。
    那一刻的陆允像什么?
    深渊边上的阴阳彼岸花,可以燎原的荒漠之火,冰天雪地的狂傲雪崩,渐渐苏醒的毒蛇猛兽。
    她知道,他认真了。
    周旋了仅仅不到一回合,陆允一拳ko了对手。
    几个人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的,捂着头的,抱着腿的,呜呼哀哉。
    陆允弯腰去捡俩书包,拍了拍,又去捡单季秋的手机。
    就在这时,又从台球厅里走出俩人。一看地上的战后现场,再看看脸上挂了彩的陆允,一眼就明白了是个什么情况。
    其中一个纹身男朝台球厅里吼道:“兄弟们,抄家伙。”
    陆允舌尖舔了舔嘴角,“嘶”的一声。快速背起书包,转身走到单季秋跟前轻轻拍了下她的脑袋。
    “还等下半场呢?”他抓起她的手腕,“跑。”
    “别跑。”
    ……
    天青色等烟雨,天乌黑等暴雨。
    暴雨不至,少年少女穿过萧萧风声,在将要黑下去的泊油路上一路狂奔。
    少女低头看着自己被紧握住的手腕,是他手心里的炙热。
    她抬眸,望着少年一往无前的背影,因为跑步而增快的心跳,在不知不觉中到达了极致。
    周遭的一切都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她那双能看尽俗世烟火的清透眼眸,不知从何时开始,便只看得见眼前的这个少年。
    ※※※※※※※※※※※※※※※※※※※※
    陆允:哥帅不帅?
    感谢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serein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院子 4个;酒红色的发 2个;神-射手、serein、阿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只想瘦20斤 10瓶;什么琪 3瓶;tink 2瓶;47371497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