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年少到欢喜 > 年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年少到欢喜 小说网(.)”查找最新章节!
    开学这天,烈焰炙阳席卷的整个八月,却在这一天阴了天。
    可能是为了渲染一下已经开学或是即将开学的万千学子不愿面对的心吧,天气有些悲戚和低沉。
    整个高二在南楼,文理加艺体班共28个班。加上这一届尖子生占比较大,光理科实验班就三个,直接安在一二三班。
    理科实验一班在七中向来被默认为是实验班里的火箭班。虽然从来不明说是火箭班,但是分班考年级前五十都在这个班,就很一目了然了。
    单季秋,陆允和谭俊浩都在一班,周安在五班,而偏科小姐余可夏凭借她优异的文科成绩,进了文科实验班。
    高一还没开学,高三早已在无声的硝烟中拉响了战斗的序幕。全校最热闹的只能是南楼的高二年级。
    透过每一层楼的各班窗户看去,普班的情况基本上都大差不差。
    补作业的。三个一堆五个一群吹牛打屁抄暑期作业的。男生扯女生头发,被女生满教室追着打的。还有睡了一整个暑假还没睡够继续补觉的。
    当然,也有爱学习捂着耳朵开始背书的……
    不多时,普班各班班主任立在教室前门。双手自然交叉横在胸前或背后,蹙着眉头,板着脸,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着大同小异的话:“整层楼就你们最闹,咱们学校是容不下你们了还是怎么着,要翻天了还是要上天了?你们啊,即将成为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学生……”
    而这些话,也终将陪伴着老师们度过漫长的半生执教生涯。口口相传,生生不息。
    当然,这些跟实验班基本上没多大关系。实验班里可都是老师们眼中的航空母舰,随便拉出来一个那都是顶尖985的准苗子。
    实验班已经开始同步自主早自习了,教室里安静的只剩下笔尖滑过书本的“沙沙”声和翻书频率不一的“刷刷”声。
    自律,它永远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
    然而单季秋和陆允一如既往的并肩睡了一个早自习,也是不遗余力坚持自我的自律表现。
    下早自习的铃声打响,教室里总算是有了生气。
    少年嘛,活力最重要。
    谭俊浩过来敲了敲两人的课桌:“你们俩这是打算肩并肩睡与天齐,直到天荒地老吗?”
    “滚。”两人异口同声。
    “我好无聊啊!”谭俊浩一屁股坐在前排的椅子上,滔滔不绝地自哀自怨起来:“这个班这么恐怖的么,这才第一天早自习啊!我的妈呀,就我旁边,眼镜片的圈圈儿都能赶上树的年轮那位。已经刷完一套题了,我特担心他会不会少年早瞎。这种环境你俩居然还睡得下去,我感觉自己已经提前进入高三了。哎,我好怀念我们以前那个可爱的班级……”
    单季秋率先坐了起来,睡眼惺忪地瞅了眼谭俊浩,正准备说话就被门口的人叫了:“季秋。”
    单季秋偏头朝后门一看,余可夏在跟她招手。
    她起身朝余可夏走去。
    陆允也睡醒了,挠挠眉毛目送单季秋出了教室门。这才靠着椅背活动着肩颈,哑声哑气地说了句欠揍的话:“气氛挺好,催眠效果比高一那会儿强多了。”
    谭俊浩呵呵:“你晚上都在偷牛么,天天早上睡。”
    陆允翘着椅子,云淡风轻地说:“晚上脑子好使,干点别的。”
    谭俊浩调侃:“干什么?打家劫舍还是劫富济贫?”
    陆允眯了眯眼睛,勾起一侧唇角,长腿一伸,踹了一脚谭俊浩坐的椅子:“今晚劫你家。”
    谭俊浩噗嗤笑了起来,陆允也不深不浅地笑着,没注意到班里为数不多的女生正坐在不同的位置整齐划一地看向他这个方向。
    单季秋一进教室就瞥见落在陆允身上的目光,小心翼翼的,羞涩脸红的,目光闪躲的……
    她思绪霎时飘到了小学,初中再到高中。好像每一次进入一个新班级他都会被女生们围观。
    表白的,递情书的,送口粮的……甚至还有别班的女生死活要转到他们班来的。
    十个女生九个明恋,还有一个在暗恋。
    所以,长的那么好看干什么呢。
    上课铃声响起,众神魔归位。
    徐志踩着铃声走进了教室,将手里的课本一搁,露出标准的微笑,一开口却是调笑:“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不愧是七中之光啊!”
    安静的教室终是响起了参差不齐的笑声。
    清晨的日头伸了个懒腰,抛出柔和的光,染亮了整个昏沉的课堂。
    徐志一一扫过这些十六七的学生们,看到本该属于他们的朝气崭露头角,这才满意的言归正传。
    “你们当中有一些是我高一带过的,但新班级新气象,咱们还是得有个仪式感。我先做个自我介绍,徐志,你们的数学老师,也是你们的班主任。”
    徐志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把粉笔搁在讲台上,继续:“高二是个分水岭,你们又是实验班一班,有压力是应该的。不过呢大家也不要太有压力,心态还是最重要的。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努力,这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绝对足够你们记一辈子。咱们合作愉快。”
    “座位就先这么着,月考结束按成绩重新排。好,接下来请同学们挨个介绍一下自己。”
    实验班跟普通班的区别就在于,普通班人与人之间都还新鲜,一说自我介绍每个人的性格就显露无疑。以至于磨磨唧唧,风格各异,一节课都得耗在这儿上面。
    实验班呢,没那么多心理活动,简单粗暴。毕竟大部分都是常年在红榜公告栏里出现的人物,名字自当是都不陌生。
    自我介绍完毕,徐志看了看时间,开始上课。
    ……
    中午在食堂打饭的时候,单季秋才见到周安。本来在身边跟她唠唠叨叨没完的余可夏瞥见了周安就跟突然被扯了发条似的,瞬间消停了。
    单季秋跟周安打了声招呼,便笑问余可夏:“还没和好?”
    余可夏义愤填膺地点着头,哼哧:“没有。”
    另一边打饭队伍的陆允也问了周安同样的问题:“还没和好?”
    周安无奈地扯扯唇:“女人,神奇的生物。”
    陆允一听,将目光投向了正在跟食堂打饭阿姨指点江山的单季秋。
    “英雄所见略同。”
    单季秋跟余可夏前脚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后脚陆允他们仨就一前一后地端着餐盘跟大爷似的溜达过来了。
    陆允在单季秋的对面坐下,两人不经意地交换了个眼神。
    周安在陆允旁边,对面是余可夏,再过去是谭俊浩。他们黄金五人组总算在开学后的食堂里汇聚一堂。
    单季秋瞧着陆允餐盘里快要溢出来的红烧排骨小山丘,再看看自己和其他几人餐盘里少的可怜的排·一马平川·骨,无语地笑了。
    “咱们四个人加起来也没你一个人的排骨多吧?”
    陆允觑了一眼单季秋,直言不讳:“想夹我的明说,阴阳怪气给谁听呢。”
    单季秋白了一眼陆允:“稀罕,有骨气者不受嗟来之食。”
    “哦。”陆允突然笑的一脸温和无害,执起筷子给另外三位好友分享:“来周安,余可夏,谭俊浩,多吃点儿。”
    单季秋:“陆老二,你故意的是不是?”
    陆允:“你再叫我陆老二试试?”
    单季秋:“陆老二,陆老二,回回考试都是老二,敢考还怕人叫。”
    陆允咬着牙一字一顿:“单、季、秋。”
    这三个字一出,本是热闹的食堂骤然间安静了不少。似乎都好奇心使然地偷偷打量着他们这一桌莫名的低气压。
    余可夏见情形不对,单季秋这一口一个陆老二的。人陆允是什么人?学校风云人物啊!校霸都不虚的学霸校草,这不是当众下人面子么。
    食堂那么多人呢,这姑娘也真是的,怎么突然各种q都掉线了呢。
    她赶紧地把自己的排骨夹给单季秋,笑嘻嘻地安抚:“就为了个排骨至于嘛?”
    周安和谭俊浩也随即将餐盘里的排骨夹到单季秋的餐盘里,一起附和:“不至于,不至于。”
    单季秋气不顺地将筷子“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一双剔透的冷眸死死地盯着对面的人,恨不得盯出个窟窿来:“你、吼、我?”
    余可夏瞠目结舌到瞬间要跪了,这还是她认识的单季秋么?这被作女附了身还是被小白莲窜了脑?
    什么玛丽苏神展开?
    陆允那是绝对硬气地对上单季秋的一双怒目,冷言冷语怼回去:“对,吼你还挑日子,打你又怎样?惯的你一身臭毛病给谁看。”
    旁边的周安和谭俊浩惊呆了,陆允这架势是要打单季秋了吗?
    这是传说中的秋后算账吗?
    “允哥,你看清楚啊!”周安生怕陆允要动手,赶紧抱住他,“这是单季秋,单季秋啊!”
    陆允被周安的动作恶心的反手推开他:“我知道。”
    周安:“你别冲动。”
    陆允:“没冲动,我忍她很久了。”
    周安:“咱们黄金五人组,说好不分家。”
    陆允:“四人组刚好凑一桌麻将。”
    单季秋一听,哼笑一声:“行啊陆允,凑一桌麻将是吧?我让路,咱俩,绝交。”
    陆允认可地鼓了两下掌:“正有此意。”
    单季秋作势要拉起余可夏:“夏夏,反正你跟周安也闹掰了,以后咱俩跟他们仨再无来往。”
    陆允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饭,一边对身边的周安说:“她这话我一百一千一万个赞同,反正你跟余可夏闹掰了。正好,咱大老爷们儿就该有大老爷们儿的魄力。”
    谭俊浩终于有机会说句话了:“真的要绝交啊?”
    “闭嘴。”
    陆允和单季秋异口同声。
    周安看着余可夏,余可夏瞧着周安,彼此使着眼色,各自腹诽。
    这绝交是不是太潦草随便了一点儿?是不是太猝不及防了些许?
    这么多年的交情就为了区区几块排骨?真他妈的魔幻。
    余可夏用眼神示意周安:你他妈想想办法啊!
    周安挤眉弄眼:我他妈想什么办法?
    余可夏一脸看我的,讨笑道:“嗨呀,没有的事,我跟周安早就和好了,是吧周安。”
    周安配合着点头:“对对对,咱们五个人从初中玩到现在,吵吵也就算了,闹绝交就过分了嘛。”
    单季秋瞅着余可夏,愤愤不平道:“你俩和什么好?别闹,夏夏,就跟他们绝交。”
    陆允继续吃着,仿佛一切忽然都与他无关了似的:“安安,兄弟重要,不要因小失大。”
    周安和余可夏赶紧相亲相爱起来:“我们真的和好了,你们看。”
    两人开始互喂吃的了,你一口我一口,你侬我也侬。
    单季秋:“真和好?”
    余可夏:“真的,你看我俩哪里像吵架了,是吧安仔?”
    安仔点头如捣蒜:“是是是。”
    单季秋:“不吵了?”
    周安摇头摇成拨浪鼓:“不吵了,其实是怪我拉不下脸。”
    余可夏:“我也有错,我应该早点跟你们知会一声的,也就不会跟他吵架了。”
    单季秋:“你俩发誓你俩和好了。”
    余可夏和周安立即举起右手,竖起三根手指发誓。
    单季秋波澜不惊地偏头撩了下马尾,重新执起筷子,伸到陆允的餐盘里夹了块排骨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懵逼三人组惊掉了下巴:“……你们?”
    单季秋一边啃排骨,一边伸出左手立在陆允面前示意,嘴里囫囵道:“你刚才稍微有点儿用力过猛。”
    陆允撩起眼帘,扯唇笑着。抬手跟单季秋击了下掌,低沉的嗓音含笑,一字一顿地重复:“你、吼、我?”
    “秋崽崽,不会撒娇就别学人撒娇。”
    单季秋:“?”
    我那是撒娇?
    校霸同学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身后跟了仨小弟,统一的夏季校服被他们穿成了混混样。走起路来比f4还要拽,可惜长得像残了的慕容云海。
    严旭痞里痞气地双手拄着桌子,弯腰凑近单季秋,笑的自以为很帅地拨了一下刘海:“刚听了一耳朵,你们这是绝交了?我的单妹妹,哥哥的怀抱永远向你敞开,快到哥哥怀里来。”
    陆允手里的筷子尖停顿在餐盘里,掀眸对上校霸的双眼。墨黑的眸子深处碎着冰渣,脸上却噙着让人不寒而栗的笑意。
    “我家妹子怎么就成你家的了?”
    “不好意思啊,我只喊一个人哥哥。”单季秋笑得极其冷淡,不染纤尘的眸子里笑意未及眼底。
    她随即一伸手:“哝,这位不用我再跟你介绍了吧。”
    ※※※※※※※※※※※※※※※※※※※※
    奥斯卡欠你俩一人一座小金人。
    陆老二:重点是,我被护短了。
    老露:真好,没了媳妇儿多了个妹妹呢。
    陆老二:?
    2020最后一天,祝大家2021全糖去冰,万事胜意!
    跨年红包走一遭,新年快乐!明年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