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偏爱有九分 > 第39章
    纪开诚就这么毫无反抗之力地被虐走了。
    付千姿心情挺好,松开纪寒程的手臂:“那我进去啦,你随便找个咖啡厅坐会儿,楼下就有。”
    现在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为免纪寒程等得无聊,她还贴心地替他想好了去处。
    刚才两人在会议室腻歪了好一会儿,现在付千姿的嘴唇还是嫣红的,眼里漾着薄薄水光。眼波流转间,有种无意的妩媚和勾人。
    纪寒程牵住她的手:“记得这么清楚?”
    付千姿愣了一下,本来想说那咖啡厅就在楼下,哪里需要刻意去记,但对上男人意味深长的视线,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他说的不是咖啡厅,而是刚才她对纪开诚说的那句话。
    “不要和别的男人走太近”,这是他们新婚不久,纪寒程在纪家对她说的,刚才被她原封不动地拿去用了。
    付千姿其实也没有特地去记,但不知道怎么的,刚才对着纪开诚,这句话就突然从脑海里冒出来了。
    连带着还想起了纪寒程那天的样子。
    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白色衬衣,领带打得一丝不苟,身姿挺拔地站在庭院里。约莫是因为在纪家的缘故,眉目较之平时显得更为疏离冷漠。
    但和她说话的时候,眼尾却挑着点不易察觉的浅浅笑意,像逗她似的,目光亲近又温柔。
    说起来,其实一直戴着温柔假面的人是纪寒程才对吧。
    她没被抓包那会儿,这人还勉勉强强能算个温柔君子,现在呢,完完全全就是个爱抓人小把柄的假绅士。
    付千姿哼哼了声,理直气壮:“我记性好不可以啊。”
    说完,她还坦然地和他对视,只可惜到底还是有点心虚,没坦然几秒,就飞快地进了办公室。
    纪寒程看着她的背影,心情挺好地笑了下。
    ——
    因为狗男人临分别时还要惹她,付千姿很是怀恨在心。
    到了下班的点,她刻意磨蹭了好久才出工作室,并且已经在心里计划好回去之后就叫张姨在书房铺床。
    到了楼下的咖啡厅,付千姿在侍应生的指引下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位置,在那里看到了纪寒程,对面还坐着个孟景同。
    咖啡厅里这会儿没什么人,很是安静,只有舒缓优雅的钢琴曲调流淌,空气里,隐约飘着某种薰衣草味的淡香。
    纪寒程正在看平板电脑,他这会儿戴着金丝边眼镜,穿着件浅灰色的西装,远远地看着,斯文又矜贵。
    孟景同则在低声汇报着什么,眉宇间带着一贯以来的那种严肃和一丝不苟。
    明明是最轻松有情调的场所,却活生生让这两人硬掰成了会议室那种落针可闻的肃静气氛。
    付千姿不知怎的有点想笑,她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孟景同起来微微鞠了一躬:“夫人。”
    她径自在纪寒程身边坐下,支着头,很识大体地说:“你们先说正事。”
    孟景同用目光请示了纪寒程一下,纪寒程示意他继续。
    付千姿侧头看纪寒程的平板电脑,全是密密麻麻的数据英文和报表。她看得头晕,端起他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苦得直皱眉。
    恍然间想到自己高中的时候曾经拿着高数题去问他,他在纸上写的解题步骤,也充满了各种看不懂的符号。
    自己和他,好像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连兴趣爱好都难得有一点相同。
    却可以像这样互相喜欢。
    付千姿弯唇笑了笑,低头打开手机,却看到了一条纪开诚的好友添加申请,上头写着:【嫂子,我要爆料】
    她下意识侧头,看了眼纪寒程。
    后者有所察觉,大概是以为她无聊,一只手从桌子底下伸过来,安抚般地轻轻握住她的手。
    对面的孟景同其实看见了,差点卡了一下壳,幸好还是以过硬的职业修养扛了过去,没被这两人的恩爱闪到失了智。
    付千姿知道纪寒程误会,也不解释,就把左手给他牵着,右手点了“通过”。
    没几秒钟,纪开诚的消息就发了过来:【嫂子,虽然你和我四哥毫不留情地给我塞了一嘴巴狗粮,但我是个大度的男人,就决定不记你的仇了】
    【你有空去翻翻四哥的钱包西装口袋书桌抽屉什么的,可能会找到惊喜】
    【疯狂暗示.jpg】
    付千姿看得一头雾水。
    纪开诚这人怎么不挑重点说,是什么“惊喜”也没告诉她,而且提供的范围还那么广,要她去玩什么找猫猫的游戏吗?
    她干脆问:【什么惊喜?】
    【是个能让我四哥丢脸但是让你很开心的东西】纪开诚还卖起了关子。
    付千姿:【他是你四哥,你这么出卖他?】
    纪开诚振振有词:【他在一个失恋的人面前秀恩爱,是人做的事吗?】
    【我要让他知道,虐狗,狗也是会反抗的!】
    ——
    因为纪开诚这条狗的英勇反抗,付千姿直到回了家还在思索纪寒程倒底瞒着她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出了咖啡厅,孟景同没和他们同行,纪寒程亲自开车,付千姿坐在副驾,因为正在思索“难题”,就比平时沉默了些。
    进了家门,付千姿的注意力才被拉回来。因为她发现张姨居然没有备饭,而纪寒程却脱了西装外套,慢条斯理地折起衬衫的袖子。
    “你要做饭啊?”她很新奇。
    倒不是不知道他会做,只是纪大总裁亲自下厨,总让人觉得他没怎么安好心。
    纪寒程“嗯”了声:“不是你说要吃?”
    付千姿想起来自己前几天朝他撒娇的时候,的确说过工作好辛苦想要吃爱心晚餐,别的同事都有老公送爱心午餐就我没有……云云。
    他还真的记住了啊。
    付千姿在心里偷笑,表面故作严肃道:“那书房还是要睡的啊,你别想用这个来收买我,我这就去叫张姨准备——书房没有床,你只能打地铺了。”
    纪寒程轻笑了下:“那垫子要软一点的。”
    这狗男人还娇贵上了,付千姿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兀自转身去找张姨了。
    张姨听说先生要在书房打地铺,第一反应就是两人吵架了,正想劝两句,但看夫人的态度又不是很像。
    最后只能自作主张地把这个归结为夫妻情趣,按照吩咐去铺床了。
    完工的时候付千姿欣赏了一下,觉得很满意。
    傍晚的夕阳从玻璃窗户里落进来,两侧是深色的真丝窗帘,木质地板反着深棕色的光,偌大的书房中央,突兀地出现了一张地铺。
    付千姿坐上去试了试,感觉并不是太软,于是又叫张姨加了一层被褥垫在下面。然后她才走进卧室,把纪寒程的枕头拎出来,潇洒地往地铺上一扔。
    就有种大仇得报的喜悦。
    ——
    付千姿下楼的时候,纪寒程正在切菜。
    她趿拉着拖鞋过去,双手撑在流里台上:“纪寒程,床给你铺好了。”
    纪寒程“嗯”了声。
    他站在案板后面,整个人颀长挺拔,微微低着头,握刀的手指白皙修长,被头顶的冷色调灯光一打,有种清清冷冷的漂亮。
    “你真的要睡书房啊?”
    纪寒程抬眸轻笑:“舍不得?”
    “我才没有,”付千姿否认,她环着手臂转过身,背对着他,“我是怕你反悔。”
    过了一会儿,她又转回来,认真地看他做饭。
    平时家里做饭都有专门聘请的厨师,付千姿的印象里,就没见纪寒程下过厨,所以一直以为他也就是看菜谱烧饭表个心意的那种程度,还做足了“就算狗男人烧得再难吃自己也不可以呸呸呸”的心理建设。
    结果却发现,纪寒程的动作熟练,刀工又快又稳,一点都不像是个新手。
    付千姿倚在流里台边看他忙碌,做甩手掌柜的同时还不忘发问:“纪寒程,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菜的?”
    纪寒程回她:“在国外读书的时候。”
    付千姿“噢”了一声,脑补了一下他一个人租住在公寓里,不得不自己做饭的场景,不知怎么的还觉得有点可怜。
    于是付千姿小小地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纡尊降贵地朝一捆小青菜伸出了玉手:“那我帮你洗一下好了。”
    肉是不洗的,有味道。
    青菜就……勉勉强强。
    ——
    因为做饭的时候闻到了香味,付千姿对今天的晚餐就有点期待。
    到最后饭菜上桌,她还拿着手机调好角度拍了一张,故意拍进了纪寒程修长白皙的指节,然后低调发了个朋友圈。
    菜的味道并不辜负她的期待。
    付千姿这人其实嘴很挑,不吃葱姜蒜,不吃动物内脏,不吃芹菜香菜等有气味的菜。
    就连喜欢吃的东西,也要有特定做法,比如土豆,切成丝或者切成片她是碰都不肯碰一下的,煮熟之后还能保持形状的西红柿也是同理。
    所以纪寒程是先用榨汁机把西红柿榨成汁,炒过之后才跟牛腩一起炖的。这样做出来,西红柿的味道已经完全融进了汤汁里,恰好中和了牛肉的腻味,酸咸微辣,十分下饭。
    还煮了几颗高山小土豆,皮薄薄的,咬下去软软面面的,有股清香。
    都是她喜欢的食材,她喜欢的做法。
    付千姿没忍住多吃了一小碗的饭,吃完之后又怪纪寒程,做得太好吃想害她长胖,末了一定要拉他在院子里散步消食。
    已经是十一月底初冬的天气,家中温度恒定,四季如春,到庭院里却有些冷。寒风刮到人身上,不一会儿就手指冰凉。
    纪寒程替付千姿披上薄薄的大衣外套,牵着她的手,边散步边听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付千姿偶尔侧头看他,看到男人英俊清冷的侧颜,手上传来的温度却很温暖,内心也慢慢地升起一点儿甜意。
    院子里全面铺设了高级木地板,踩在上面有轻微的“笃笃”声响错落着,偶尔两人的脚步声重叠在一起,好像无意间寻得了某种默契。
    到后来,付千姿就很幼稚地一定要跟他保持同步,纪寒程也轻笑着放缓了步子配合。
    路过玻璃温室,付千姿走进去像个女王般地巡视了一圈,还兴致勃勃地把从园丁那里学来的知识跟纪寒程介绍。
    终于等到消食差不多完毕,两人一起走进家里,付千姿把玻璃温室里剪下来的新鲜玫瑰花给张姨,要她处理一下放在卧室里。
    然后,就进了浴室泡澡。
    差不多泡了二十多分钟,付千姿起身出来,发现纪寒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卧室里。
    他不是应该在书房看文件吗?
    付千姿下意识地抓紧了浴袍带子:“你不是睡书房吗?”
    纪寒程轻笑了下,起身跟她擦肩而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气息淡淡地拂过她耳畔:“我来洗澡。”
    付千姿不知怎的更气了,转身道:“楼下不是也有浴室吗,为什么你要洗我洗过的?”
    纪寒程脚步轻顿,侧眸望着她,眸光似乎意味深长:“你说呢?”
    付千姿:“……”
    因为有她的香味?
    不,她不想说。
    ——
    纪寒程洗完澡,果然只亲了亲她,多余的什么事也没做,就去了书房。
    付千姿伸手慢慢擦掉额头上的水珠,是他刚才吻下来的时候滴落的,忽然有点小小的后悔。
    两个人分别那么多天,重逢的第一晚,居然是分开睡。
    她一个人躺在大床上,觉得空空荡荡的,十分不爽。
    狗男人也是,平时那么会耍赖,怎么今天这么遵守诺言。
    没等她埋怨完,微信里就收到一条消息:【床很软】
    紧跟着是另一条:【要不要来睡?】
    作者有话要说:纪甜甜为什么要特地叮嘱把地铺铺软一点呢,其实还是替娇娇着想啊~
    ·
    那啥,番外我会写很多甜甜日常的,大家不要慌!
    预收的新文《热吻你》也可以了解一下鸭,男主玩世不恭大少爷,女主作天作地大小姐,超甜绝美cp,大概11月开。
    ·
    谢谢大家的投喂!么么哒!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轰枝兮、寒暑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草莓味的甜、hhhmogugu、全世界我最可爱、遇瑾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かたよせりょうた14瓶;未来的富一代、我妹妹叫二狗子、蓝希森林、ball5瓶;冰啤酒拿铁4瓶;落萤2瓶;布丁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