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偏爱有九分 > 第38章
    “……”
    付千姿这高贵冷艳的四个字,直接把纪开诚的“嫂子好”堵进了嗓子眼里。
    气氛一时安静至极。
    纪开诚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看看付千姿,又看了看身旁那位,末了压低声音说:“四哥,你跟嫂子吵架了?”
    语气听着充满关心,实际上还藏着点不露痕迹的幸灾乐祸。
    纪寒程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后者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轻咳了一声:“那什么,大家都散了啊,去会议室吧会议室。”
    一众高层闻言连忙转身后撤。
    虽然眼前的场面看起来有点意思,但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在此旁观吃瓜——这位可是小纪总的哥哥,风恒大老板。
    几年前正是他投了一大笔资金才使安以科技起死回生,见了他,连平时在公司任意妄为的小纪总都要收敛几分,何况他们。
    于是偌大的走廊立刻散了个干干净净,付千姿冷眼旁观了会儿,准备挽上余靓的手离开,以表达对纪寒程无声的无视。
    结果刚转身,就发现余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了,把她一个人抛弃在了原地。
    付千姿:“……”
    可见有的人,虽然认识了四五年,但默契这块基本为零。
    这会儿走廊里空空荡荡,一侧的玻璃映着人影,不远处,纪寒程气定神闲地站在那儿。付千姿脑补了一下自己转身离开的背影,总觉得单枪匹马很没气势。
    还没等她想好潇洒帅气的离开姿势,纪寒程就已经迈步过来。
    付千姿还是不想理他,于是兀自转身,结果刚迈出两步,就被人拉着手拽回了怀里。
    “你放开。”她恼怒地看他一眼。
    这狗男人要不要随时随地动手动脚啊,对她撒谎,还一句解释都没有。
    纪寒程只略略松手,让她在自己面前站稳,他低笑了下:“生气了?”
    明知故问。
    付千姿在心里这样想,面上故作不在意道:“干嘛问我生不生气,我们又不认识,今天才第一次见面。”
    公司全天候开着暖气,她这会儿只穿了件雾霾蓝的薄毛衣,衬得肌肤雪白,又显得整个人娇小单薄。
    纪寒程想起重逢的那个雪夜,付千姿被他拉着手腕转过身来,漂亮的眼睛略带疑惑地眨了眨,生疏而不失礼貌地对他说:“先生,您认错人了。”
    撒谎撒得跟真的一样。
    如今大半年过去,演技倒是变差了。
    纪寒程不过走神了片刻,但落进付千姿眼里,就成了“狗男人哄她也不认真居然在想别的事”。
    这态度也太不端正了吧。
    她环起手臂,没好气地说:“纪总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我还没有下班。”
    付千姿本来只是想用“纪总”来讽讽他,结果这句话却被男人抓到把柄,他笑了下:“不是说不认识我?”
    付千姿:“……”
    狗男人简直是拆台专业户,她瞪他一眼,终于忍不住:“纪寒程,你好烦。”
    纪寒程轻笑了下,仿佛挨了骂还挺开心。
    变态吧这是,付千姿还没来得及开口再损上一句,就看到身旁有人经过。那位同事走过他们身边,大概是不知道纪寒程的身份,还颇为好奇地打量了两眼。
    纪寒程看在眼里,一言不发地上前牵起她的手,转身往外走。
    “我还在上班!”付千姿挣扎了一下。
    男人侧过头,视线在她嫣红的嘴唇上停留了两秒,低声道:“老板准假。”
    ——
    说是准假,其实两人也没出公司。付千姿被他拉着走了一段路,就被不由分说地塞进了会议室里,门重重关上。
    这是本楼层的小会议室,平时部长在里面给大家开开会讲讲策划什么的,付千姿也进来过,是个正儿八经的工作场所。
    但这时候,她背靠着门,纪寒程在她身前不过咫尺的距离,两人呼吸相闻,画面就不是那么的正经。
    付千姿转身握住门把手迅速拉开,结果刚把门打开一条缝,就被纪寒程在身后伸手拍上,发出一声略重的声响。
    狗男人这是要跟她玩什么囚..禁play吗?
    付千姿转过身,没好气地看着他,眼里威胁意味十足:“你想干嘛?”
    “不干什么,”纪寒程嗓音轻低,“在这里陪陪我。”
    一般来说,当清冷的男人用这样低的声线,说这种话的时候,都会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
    但付千姿这会儿怎么听怎么觉得他话里话外意味深长,“陪陪我”三个字的尾音低哑惑人,一点都不像撒娇,反倒给人无限的暧..昧遐想。
    付千姿差点意志不坚定地就被他给迷惑了,最后还是回过神来:“我才不要。”
    顿了顿,她又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他,轻哼:“你平时在公司不会也这样调戏小姑娘吧?利用职务之便把人堵在办公室这样那样什么的。”
    纪寒程笑了下,伸手把她揽进怀里:“我只调戏自己的太太。”
    这句话里的后两个字不知怎的取悦到了付千姿,不过,她面上还是装作不高兴,嘀咕了一声:“这会儿把我当太太,之前怎么什么话也不说。”
    “这是开诚和他朋友的公司,五年前遭遇危机,我只是投了一笔资金。”纪寒程轻顿了下,“的确跟风恒没关系。”
    三言两语好像把事情解释得挺清楚,付千姿却不打算就让他这样轻易过关,不依不饶道:“那你的意思是都是我的错咯?是我问的不够清楚?你明明知道……”
    剩下的话,不等她说完,男人便覆压下来,灼..热的吻堵住了她的唇。
    付千姿一开始是很想拒绝的,但一来在力气上,她就从来没胜过纪寒程一次;二来两人毕竟分别这么多天,她从心底来说是很想他的,于是拒绝的态度也不够坚定,半推半就地也就投降了。
    其实还有三……那就是狗男人的吻..技已经在跟她的一次次练习中由生疏到纯熟了。
    这会儿光是被亲了一会儿,付千姿就已经感觉有点站不稳,最后很丢人地攀住他的肩膀,呜呜咽咽地拿小拳头捶了他两下,纪寒程才放过她。
    她的嘴唇被亲得愈发嫣红,娇艳欲滴,白皙的脸颊上也浮着一层淡淡的粉,桃花似的漂亮。
    纪寒程喉结轻滚了下,低声问:“知道什么?”
    付千姿被亲得大脑空白,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接上:“你明明知道……我不要做你的下属。”
    亏她之前还在脑海里描绘过他来接她下班的画面呢,结果就成了众目睽睽之下,走廊里猝不及防的相遇。
    而且她还是全程被蒙在鼓里的,换谁谁都要不高兴。
    说着说着,付千姿小脾气上来,又要闹了。纪寒程牵起她的手,温声轻哄:“这不是我的公司,你当然不是下属。今天我只是来接你下班的。”
    付千姿还是有点生气,嘀咕:“那你身后跟那么一群人。”
    “他们跟着开诚一起巡视,我只不过顺路同行。”
    只是纪寒程这人气场太强,地位又摆在那里,即便他本人说只是来接老婆,其他高层也不敢说走就走。
    付千姿回忆里一下他那个派头,可不像是顺路的样子。不过纪寒程的解释也没什么硬伤,语气还挺温柔的,就叫人撒不出火来。
    再说了,她又不是真的生气。
    付千姿的心里的天平往狗男人的方向倾斜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她抬起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胸口下判决:“那你睡一个月的书房,我就原谅你。”
    她说完之后,又仰起脸,眼角眉梢挂着点小得意小狡黠,就这么看着他,意思是“你答不答应?”。
    纪寒程眸光微深,低头吻住她的嘴唇:“好。”
    这么干脆?她眼里写满不信任:“你要耍赖的。”
    纪寒程轻笑:“不耍赖。”
    算他认错态度良好,付千姿“噢”了一声,心里漾起一点儿小甜蜜,抬手搂住他的脖子:“那给你抱一下。”
    ——
    纪开诚跟那群高管开完会,下楼的时候看了眼手表,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
    他有点幸灾乐祸地想:不知道这半个多小时里,四哥把嫂子哄好了没?
    纪开诚最近刚恢复单身加入大fff团,对这种夫妻俩吵架的戏码其实有点喜闻乐见。
    倒不是真的希望他们关系不好,主要是难得看到他四哥吃瘪,几率堪比太阳从西边升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电梯门打开,纪开诚左右看了眼没看到人,又往工作室的方向走了几步,刚好看到纪寒程把付千姿送进工作室里。
    他的小人之心立刻大喜过望——看来四哥这次犯的事儿挺大,嫂子还生着气呢,都没有立马跟他回家。
    纪开诚决定往付千姿这儿站队,合力杀一杀他四哥的微风。
    他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大模大样地走过去,难得狗胆包天地没先跟纪寒程问好,而是直接热情地叫了一声:“嫂子好!”
    “嫂子,我四哥是不是犯错误了?哎我就说吧,这人平时在公司权势滔天,肯定在家也有这臭毛病。你尽管批评他,我给你撑腰。”话音落下,纪开诚已经很有立场地站到了付千姿的身旁,侧过头去,用“我们是一伙的”的目光拼命暗示她。
    回答他的是清脆的高跟鞋声——付千姿踩着高跟鞋慢慢走到纪寒程身边,抬手挽上他的手臂,这才偏头朝纪开诚笑了一下:“谢谢你哦。可是我老公说过,不要和别的男人走太近呢。”
    纪开诚:“……”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快完结啦,番外大家想看啥鸭?
    因为在准备收尾,这几天更新都是晚上十点钟之前,大家可以过了这个点来看,还是日更。
    ·
    感谢大家的投喂!么么哒!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7839552、复又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mahгo、易烊千玺啊啊10瓶;雨文雨文8瓶;hhhmogugu5瓶;殊綮4瓶;吃过的羊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