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偏爱有九分 > 第24章
    其实两个人已经结婚,该做的也都做了,这种时候再说给他不给他的,好像很没意义。
    但付千姿就是不知怎么的,好像被这句话给撩到了一下。
    回想起来,当初嫁给纪寒程的时候,即便他处处表现得绅士得体,似乎对她有那么点儿意思,付千姿也没觉得他有多少真心。
    因为纪寒程这人从学生时代起就是个老师家长眼里的模范生,言行举止都让人挑不出错,谁都赞不绝口。
    而就付千姿的经验来看,这种模范生一般都挺能装的,只要他想,当然可以表现出一个模范丈夫该有的样子,就算不喜欢你,该对你的体贴照顾也照样一分不落。
    当然了,付千姿并不沮丧,反而想得很开,觉得要是狗男人能装一辈子温柔也不错,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追究他的爱是真是假。
    大家表面做对恩爱夫妻,总比天天撕逼来的好。
    又不是没爱情就不能活,反正有吃有喝有钱花,照样也很开心。
    但不知不觉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付千姿慢慢感觉到,纪寒程的体贴好像并不是假装,对她说的那些话,也不全然是气氛到了的随口调..情。
    而更像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想逗她,想哄她,像一种处在暧..昧期的温柔。
    这样的夜晚,似乎很容易让人变得心思细腻。加上他刚才又来撩..拨她,付千姿的矫情病就很适时地发作了。
    她忍不住仰起头,看着男人在稀薄路灯光下的英俊容颜,叫了他一声:“纪寒程。”
    察觉到她语气里似乎有小小的情绪,纪寒程伸手将她的发丝撩到耳后,低眸看她:“怎么了?”
    付千姿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大概就是矫情的情绪上来了,想没事找事地聊点什么。
    半晌,问了句:“我们会离婚吗?”
    她仰着头,黑色微卷的头发自然垂落,露出白皙的脸庞。
    眼神映着头顶洒落的路灯光,微微发亮。神情看起来很认真,仿佛是想要他从各方面合理论证一下,最好再写个八百字小作文。
    纪寒程不知道她忽然在想什么,伸手轻按着她脖子后面的头发,将人揽进怀里,低声道:“不会。”
    就这两个字啊。
    付千姿没等到八百字小作文,略有点失望,还有点小生气:“你怎么知道不会。”
    难道这种时候不应该多安抚一下她,说宝贝你在瞎想什么顺便举手赌咒发个“要是离婚我就天打雷劈”的毒..誓之类的吗?
    狗男人倒好,两个字轻飘飘地把她给打发了,平时那么会,怎么现在倒成了惜字如金的臭直男。
    纪寒程的手指摩挲着她的发丝,低声问:“你想和我离婚?”
    头发被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蹭过肌肤,有些微痒。付千姿哼哼了一句:“那不好说啊,万一你家..暴出轨什么的,我肯定要离婚的。”
    纪寒程轻笑了下:“就这么点要求?”
    怎么可能就这么点,他想得可真美。
    付千姿给他纠正了一下:“这只是原则问题,其他还有好多细则我没说呢。反正不满意就要离婚的。”
    话中透着一股“娶本公主你怕了吗”的小霸道,也不知道是想吓唬谁。
    其实付千姿自己都活得没规没矩的,哪来这么多条条框框对别人,说这话也不过是提醒一下纪寒程,省的他好像觉得她要求抵好打发。
    纪寒程“嗯”了声,看她的眸中含着浅浅的笑意,仿佛无论她有多苛刻的要求,都照单全收。
    就在这时候,旁边有一对情侣牵着手经过,还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付千姿想起自己还跟纪寒程抱在一起,还是挺黏糊的一个姿势,下意识想退开。
    没想到他却伸手一带,将她按在自己怀里挡住脸,含笑低声说了句:“还没做什么,就这么害羞?”
    付千姿:“……”
    什么叫“还没做什么”,这个“还”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好像他们原本打算在这里做什么一样。
    这狗男人要不要随时发车啊,考驾照了吗?
    等人经过了,付千姿才从他的怀里出来,本来想说回家,但转念一想,上次纪寒程给她设了个“坦白局”,让她交代了这个那个呢,她这次哪有问一半就不问的道理。
    于是继续:
    “纪寒程,我刚才说了这么多,那你呢?最开始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应该也对我有过基本的设想吧?”
    比如她对纪寒程,之前就在心里暗搓搓地有过一个“便宜老公行为准则”,诸如对外不乱搞,对内温柔体贴此类。
    要是狗男人没达到这个标准,那她理都不打算理他一下的。
    纪寒程“嗯”了声:“有。”
    还真的有啊,付千姿以前虽然追过他,但其实并不知道他的理想型是哪一种,又会对自己的另一半抱有怎样的期待。
    这会儿她轻咳了一声,假装随意地问:“是什么啊?”
    “很简单,”纪寒程牵着她的手转为十指相扣,俯身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是你就好。”
    是你就好。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轻飘飘传入耳畔,却好像直达神经。
    付千姿的心跳忽然漏了一拍,所有感觉都跟着一起消失不见,只剩下刚才印在额头的那个,温热柔软的吻。
    刚才纪寒程亲过来的时候,一只手轻轻地按在她的后脑勺,好像还闭了眼睛……就让人觉得,他是怀着很珍重,很珍惜的心情才吻下来的。
    付千姿的心不由得有些软软的,像被温水浸泡过,乱糟糟的,好多想法冒了出来。
    一会儿想,你可有点出息吧,之前跟他比这激..烈的吻都多了去了,光是亲个额头,怎么反而比其他的都更有感觉?
    一会儿又想,纪寒程干嘛这么纯纯地亲她,还要闭眼睛,又不是什么纯情小处男……
    电光火石间,一个想法掠过脑袋,付千姿仰起脸,下意识地开口:“你……”
    后面的话她没能接着说下去,因为纪寒程已经倾身下来,一只手撩开她的发丝,亲了亲她的嘴唇:“嗯,我喜欢你。”
    ——
    一场雨过后,北城正式入了秋。
    周末上午,付千姿在衣帽间整理各大品牌送过来的衣服首饰,还有之前订的高定礼裙和限量款稀有皮包包,拆各种漂亮礼盒拆得不亦乐乎。
    她现在不用装温柔文静小白莲了,感觉就像丢掉了一个巨大的包袱,什么款式都按自己中意的购买或者留下。
    manoloblahnik新款雪花钻扣高跟鞋,hermes的白色蜥蜴皮铂金包,dior今秋镂空设计的金银色编织高定裙……
    至于那些个优雅知性灰白蓝系列的长裙小套装都被她暂时放置起来,只有跟纪寒程一道回老宅见长辈的时候才穿。
    遥想一个月前,蹦迪刚被纪寒程抓包那会儿,她脑袋里除了尴尬还有“这个男人神烦”之外,就不剩什么了。
    但随着时间过去,付千姿发现纪寒程也没有跟她想象中的那样揪着小辫子不撒手,反倒是说到做到,收了她的“好处”就没拿这件事做半点文章,她的心态就逐渐趋于平稳了。
    而且,这狗男人前几天还跟她表过白呢,真真切切地说了“我喜欢你”四个字。
    要是他早一点说,付千姿肯定会觉得这狗男人是想迷惑人,但这么长时间过去,结合他结婚以来的表现,可信度就还挺高。
    付千姿虽然没给正面回复,但实际上小尾巴还是有点翘上天的。
    毕竟这狗男人曾经看不上她,她说不耿耿于怀是不可能的。
    付千姿把自己的高兴归结于“大仇得报”的快乐,恨不得让纪寒程去母校拉几个大横幅,跟她再表白一遍。
    遥想当年他对自己爱答不理的场景,是个人此刻都得暗爽一下:叫你当初不喜欢我,害我追得那么苦,现在知道错了吧?本公主就是一件大宝贝,早拥有早快乐,你晚了这么多年才发现必须好好地后悔一阵。
    所以付千姿也就不急着给答复。
    这会儿纪寒程正站在门口,看她心情挺好地一个个拆开各种礼盒,还不让别人伸手。
    坐在继承人这个位置,其实并没什么周末可言。纪寒程在书房有文件要看,中午还有个饭局,只是两人难得能共度这样闲暇安静的时间,他便多驻足了一会儿。
    付千姿把一条红梨色的小裙子比到身前,一只白皙的手托起裙摆,问纪寒程:“这条好不好看?”
    裙子是前不久付千姿在秋冬高定周秀场上定下的,今天恰好送到。这种浓烈深邃的红既不过分张扬,又有几分深度诱惑的质感,配了一条柔顺的红色缎带,系在脖子或手腕。
    付千姿肤色白,光是这么简单地一比,就衬得她整个人都明艳艳的,好似会发光。
    纪寒程喉结轻滚,“嗯”了声:“穿上试试。”
    付千姿看了眼时间,有点遗憾:“来不及了,我一会儿要到蔻蔻家吃饭。”
    她转而拿了条eliesaab的烟粉色纱裙,问他:“穿这条裙子怎么样?外面加个小外套。”
    那条红梨色的裙子有种毫不收敛的高贵美丽,穿到家庭聚会上,未免太小题大做。
    而这条烟粉色小裙子是v领设计,长度刚刚过膝,裙摆微微有一点蓬松,款式比较日常。
    纪寒程对于梁蔻并不了解,不过既然是在梁家,便意味着梁子安也在。
    他的视线扫过付千姿手里的那条漂亮裙子,在v型领口停留了两秒,不予置评,转而迈步进来,给她拿了件系带风衣,淡淡道:“这件更合适。”
    作者有话要说:纪甜甜:其实我觉得不要去更合适(x)
    ·
    不会虐的哦,接下来甜甜就会开始花式追妻!
    付娇娇:这谁顶得住。
    ·
    谢谢大家的投喂,么么哒=w=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清欢渡.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复又4个;其恕3个;书妹、37016392、2333,2个;渡、果味喵、未来的富一代、hhhmogugu、かたよせりょうた、鱼鱼是瑜瑜、思竹空灵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只看超甜文29瓶;复又23瓶;香菜是不能忍受的20瓶;我的糖糖丢了19瓶;奶茶小公举11瓶;九月要抱抱、野为、行吧是欧阳同学10瓶;祺祺、咕咕咕5瓶;雨后天晴、校规第十条、口合、冰啤酒拿铁4瓶;流年终好、小熊□□3瓶;小兮兮、sarah-萍2瓶;乐小花选17在输入中...、小仓鼠萌萌、山水有相逢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