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偏爱有九分 > 第06章
    “迟到,扣两分。”
    北城附中门口,穿着白色衬衣,黑色长裤的少年眉眼淡漠,在风纪本上写下“高一(9)班付千姿”。
    付千姿对此毫无所谓,眼角眉梢都写满得意:“纪寒程,你现在记得我班级了哎。”
    纪寒程淡淡回她:“一周迟到四次,我想不记住也很难。”
    付千姿也不生气,趁四周没老师,笑眯眯地凑近跟他套近乎:“我好歹也是你的未婚妻。打个折,只扣一分怎么样?”
    “你不是真的在乎扣分,为什么讨价还价。”纪寒程毫无风趣可言,冷冰冰道,“早读要开始了。”
    付千姿撇撇嘴:“你就是个莫的感情的扣分机器。”
    “……”
    她一个转身就走,余光瞥见自己墨绿色的校服裙,裙裾恰好扬起一个很漂亮的弧度。
    脑补了一下自己的背影,觉得一定又美又飒。
    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等一下。”纪寒程忽然开口。
    付千姿怔愣,难道连纪寒程也这么有同感,被她的背影给杀到了?
    正臭美着,下一秒,听见那人毫无感情的声线:“私改校服,扣十分。”
    付千姿:“?”
    你妈的,眼真尖:)
    她快步走回纪寒程面前,一副找事的模样:“谁私改校服?”
    “裙摆,比正常值短了两公分。”纪寒程瞥了她一眼。
    “你胡说,我就是腿比较长,所以裙子看起来短了。”付千姿说着,还把自己的腿伸给他看。
    附中的校服裙本来就不算特别长,改短过的裙摆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不至于走光,但裙下露出的腿匀称修长,充满少女的白皙与俏丽。
    纪寒程只看了一眼就瞥开视线,兀自在风纪本上写字,只是落笔的速度似乎比往常快。
    见他这样,付千姿狐疑地侧头:“你不会是害羞了吧?看个腿而已,我还什么都没露呢。”
    “你是不是害羞了,快点说话!”
    纪寒程不答,她越想越对,于是坏心眼上来,笑眯眯地去抓他的手,往自己的裙摆上一按:“有没有改短,要不你亲手量一下?”
    这一次,纪寒程似乎没防备地被她突袭成功。
    他越是想收回手,她越是按着不动。
    挣扎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反客为主。付千姿的手被他扣住,后背一下子撞/.到墙,另一只手腕也被狠狠抓住按在头顶——
    这时候,忽然哪里突兀地响起一声“咔嚓”。
    付千姿转过头去,看见个穿着校服的男生,手里举着拍照手机。
    ——
    居然又双叒梦到了“校服裙”!
    而且还是在婚礼的早晨!
    付千姿从床上一骨碌坐起来,气地想狠狠打纪寒程一顿。
    都怪他往婚纱上写什么“schoolskirt”,搞得她潜意识里梦回高中了!
    而且这个梦,比以往几次还要逼真。
    梦里,她一会儿是付千姿,一会儿切换成上帝视角,完完全全地还原了事情的经过。
    就是结尾那一段被篡改了,付千姿记得当时纪寒程只是冰着脸走掉了,并没有把她“按在墙上好像要亲”的这一段。
    现实中,也没有那个狗仔似的男生。
    真是的,梦到什么不好,梦到这个……还自己脑补亲亲?
    她到底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门外的管家阿姨敲门:“付小姐,您醒了吗?”
    估计是化妆师到了,付千姿压灭心里的小怒火跟逃婚的念头,看了眼时间,披上晨袍进了洗浴间。
    阳光透过窗子落进半屋宽的浴池,水波潋滟。空气里,飘着她最喜欢的樱花味香氛。
    付千姿整个人泡在水里,无聊地戳破一个个粉色泡泡。
    这会儿没外人,她难得真诚地面对了自己一次:
    如果,如果今天是九年前的那个她,应该会很开心的吧。
    ——
    六月的西班牙,海水湛蓝,明媚的阳光落入水面,碎金似的荡漾开来。
    北部科蒂利亚海湾,被海水环绕的私人岛屿上,此刻铺满了世界各地空运来的鲜花,连空气中都飘着各种高定香水的芬芳。
    穿着燕尾服的侍者来来往往,细心调整着任何一丝容易被忽略的细节。
    临崖而建的度假公馆最高层,隔着一层弧形落地玻璃窗,付千姿穿着婚纱,静静地看了会儿海岛风景。
    不是她想安静,而是昨晚派对闹得晚,今天又起得很早。从化妆到造型耗费了六个多小时,实在是没力气蹦跶了。
    现在就想把这个婚给快点结完。
    ——
    但快是快不起来的,婚礼还是按着既定的流程走。
    付千姿安慰自己:好歹定了那么多套漂亮的婚纱和礼服,总要全部穿完才行。
    有这个念头支撑,心情倒也愉快起来不少。
    毕竟没有女人会不喜欢自己很美丽的样子,尤其是从别人眼里看到毫不掩饰的惊艳。
    然后,她就看见了纪寒程。
    在鲜花道的尽头,男人一身高定西装,站在延伸至水面的玻璃台上方,斯文矜贵,风采卓然,比往日更甚。
    那一瞬间,周围蔚蓝的天空,明艳的阳光,洁白的飞鸟仿佛都在渐渐淡出。
    所有的陪衬中,他像是一个万千少女的梦。
    有那么片刻,付千姿晃了晃神,竟然从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近乎温柔的目光。
    大概是…夕阳下落造成的错觉吧。
    她踏着长长的花毯朝他走去,到玻璃台阶下方。纪寒程朝前迈了一步,微微弯下腰,绅士模样般地朝她递出手。
    设计的流程中,似乎并没有这一环。付千姿稍稍疑惑,手却已被他牵起。
    这个姿势,男人恰好俯身在她耳畔,低哑的声音有几分惑人:“新婚快乐。你今天真漂亮。”
    ——
    夜晚,海风在半开的窗外,静静吹拂。
    付千姿泡完澡,披着浴袍,坐在浴室的窗前,望着远处月光下隐隐闪烁的水面。
    身体上的疲倦早在泡澡和精油的作用下消除大半,她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有点羞羞的问题:婚礼完了,是不是就该洞房了?
    纪寒程去的是另一间卧房的浴室,好像并没有和她发生什么的打算。
    付千姿略松一口气。
    但转念又想,新婚之夜,把如花似玉的美娇娘撂在这里,像正常男人干得出来的事吗?
    她被骗婚了?还是他有哪方面的隐疾?
    疑问跟纠结像泡泡似的不断冒出来,付千姿有点郁结。
    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伴着男人的声线:“付千姿?”
    他怎么过来了?
    付千姿吓了一跳,好半天才应了一声:“嗯?”
    “你喝了酒,不要泡太长时间。”男人淡声提醒。
    “哦哦,马上出来……”付千姿应了一声,为了不让他起疑,故意撩了撩浴缸里的水,营造出浴的假象。
    然后磨蹭了一会儿,才开门出去。
    结果,门外的男人早就不见踪影。穿过衣帽间,到卧室里、阳台上也都不在。
    付千姿头顶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是,这人还真是关心她来的?这么把持得住?
    还是说……他在外面有人,结婚不过是个幌子?
    不会还有娃吧?
    一时间,以前看过的霸道总裁文情节蹭蹭蹭地往脑袋里冒。
    付千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自动脑补了纪寒程在国外的这么多年,搞不好花天酒地的。
    现在莫非是打算来个“家里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飘飘”?
    这想的也太美了吧。
    付千姿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决定趁今天说个明白。
    要么彼此遵守底线,要么各玩各的。反正横竖她不想吃亏。
    度假公馆极其气派,内部呈环形设计,出了主卧,她看见对面的书房里隐约亮着光线,便沿着长长的走廊绕过去。
    书房内,只有一盏落地阅读灯开着。
    纪寒程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似乎正在处理公务。
    他穿了件白色的薄衬衣,领口没有完全扣上,略显随意。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极细的金丝眼镜。
    察觉到门口有人,他抬起视线。
    平狭的眼,眼尾略挑,眸中深暗,仿佛被夜色浸染。
    目光相对的那一瞬间,付千姿觉得自己就像是陷入网中的猎物,兜兜转转找了一条最错的路。
    一瞬的心悸过后,付千姿缓过神来。
    这狗男人的变态气质也太可怕了吧……
    “走到这里,来找我的?”他放下笔,不紧不慢地看着她。
    明明是最普通的一句询问,却无端让人觉得,他等待已久。
    付千姿语塞:“我……”
    脑袋里刚才想了一堆夫妻协议的提纲,此时却完全空白。她要说什么来着?直入主题会不会太尴尬了?
    正想着,纪寒程已经从办公桌后面起身,朝她走过来。
    夜色从窗外漫进来,男人黑发微湿,潦草垂在额前,露出英俊的眉和眼。白衬衣隐没在寡淡的光线里,似乎更显禁欲。
    他一言不发,表情冷淡却好像隐含危险。标志性般的金丝边眼镜,让她一下子想起电影里的斯文败类。
    “我是想问,我们是不是…形式婚姻?”在他即将逼近的那刻,付千姿本能地挡了一下。
    纪寒程:“形式婚姻?”
    他是真不懂还是老司机装纯情呢?
    付千姿心里嘀咕着,面上温婉善解人意地解释:“就是有名无实。你玩你的,我玩我的那种。”
    话音落下,连空气似乎都有一瞬间的寂静。
    纪寒程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般,轻嗤了一声。
    他看了她一会儿,才慢条斯理地开口:“纪太太,我从来都没有‘各玩各’的打算——”
    语气虽然温柔,听了却不叫人心安,反倒像是隐隐的威胁。
    “希望你也没有。”
    付千姿莫名脊背一凉,下意识地否认:“我…当然没有。”
    “那好,”他俯身靠近,淡淡的声线贴着她耳畔响起,“新婚之夜,我想你应该也没有独守空房的癖好。”
    作者有话要说:四哥今晚不做人!(捂鼻血)
    后边本来还有一小段清水,按照最近的标准应该过不了,所以拉灯ovo(顶着锅盖逃跑)
    ps姿宝梦里发生的才是现实版本,因为梦到太多次,她搞混了→_→
    算是双向暗恋一个小甜文吧,以后也会有四哥视角,大家就明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