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偏爱有九分 > 第04章
    三月底,北城的天气变幻莫测,终于显露出了一点春意。
    周末付千姿没出门,窝在书房里画即将出版的个人画集彩蛋部分。
    她学画多年,大学那会儿就开了微博,上传一些个人风格浓厚的作品。
    圈子里的朋友都很捧场,轮番给她转发喝彩。
    当中不乏一些著名网红、公子哥儿,因此,她的成名之路走得比任何人都要顺畅。
    大三那年,她的微博粉丝量就突破百万。渐渐的,名气大到动漫游戏公司都找上门来。
    不过她不怎么经营,反正也不靠这个吃饭,偶尔出版几本个人画集做纪念,纯粹是个人爱好。
    十点钟,付千姿伸了个懒腰,拿过一旁的手机,开始欣赏今日份的彩虹屁,还不忘截图保存。
    然后,挂出一条高冷通知:【有事外出,归期不定。】
    没几秒,评论区的粉丝一片哀嚎。
    ——
    付千姿说的有事当然是结婚。
    纪寒程回国回得突然,婚期又近,从上月末开始,付千姿就在为婚礼做准备了。
    好在,她不用操心其他,除了见家长,就只需要每天马不停蹄地看珠宝、婚纱、包包、婚鞋…辗转在各大奢侈品门店以及高定工坊间就好。
    这些事付千姿喜欢。
    虽然她的婚姻对象是凑合来的,但没有意外的话一生只能穿一次的婚纱可绝对不能凑合。
    高定的珠宝跟婚纱工坊都在巴黎,付千姿在两地之间来回,有一架湾流私人飞机待命接送。
    三月初那会儿,是他们第一次看婚纱。
    纪寒程也抽出时间陪她来了一趟,在李珺华面前做足了“模范未婚夫”的样子,险些让付千姿怀疑他是让什么玩意给魂穿了,浑身不适。
    不过幸好,只有那一次。
    后来的礼服珠宝婚鞋,要么是工坊工作人员送过来挑选,要么是付千姿自己飞过去搞定的。
    没纪寒程陪同,她乐得自在。
    ——
    最近几天,微信上的消息也不少。
    付千姿从小朋友就多,大家知道她要结婚,都陆陆续续地跑来问情况。有提前知道消息直接恭喜的,也有调侃她瞒了这么久,悄悄把自己嫁了的。
    其实平时也不是没人知道这类消息,但一来付千姿很少提,要提也只当玩笑话,一讲就过;二来即便是真的,纪寒程一去九年,怎么看都不像准备履约的意思。
    直到付千姿冷不丁宣布要结婚,大家才想起她身上似乎是有这么桩婚约,而且,对方还是纪寒程。
    有记性好的回想起来,高中那会儿,两个人似乎就有点苗头了。莫非联系一直没断?
    更有人大胆假设:纪寒程二月回国,六月就结婚……该不会是闹出人命来了吧?
    付千姿打开手机的时候,消息已经累计了99+。
    这群人……
    她不过是做了个手膜的工夫,怎么聊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内容?
    付千姿一条条往下拉,看到“出人命”那一条时冷笑,直接艾特了那朋友,一堆杀伤力很猛的表情包丢过去。
    这么一来,之前的消息也被刷到千里之外,眼不见为净。
    清理干净聊天页面,她这才一字一句地打上:【商业联姻,没有感情,没有怀孕。造过谣的赶紧给我发!红!包!】
    之前还积极冒泡的姐妹们瞬间销声匿迹。
    过了一会儿,一个写着“姿宝息怒”的红包跳了出来。然后,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也依次跳了出来。
    付千姿:【……这个群可以散了真的。】
    一天到晚光造谣生事了。
    ——
    过了几天,付千姿跟梁蔻一起去参加了个小型派对。主办者正是她们那个小群的群主谢音,也就是上次造/谣“出人命”的那个。
    谢音跟付千姿是大学同学,两人自那时起关系就很不错。
    派对放在谢家位于东山的一栋私人别墅,四面环水,风景极好。付千姿提早过去,帮她把关了一下室内外布置。
    今天其实没什么主题,非要说的话,就是谢音一定要证明,她们这个小群除了八卦,其实还是能干些实事的。
    比如在吃喝玩乐中凝聚姐妹情,意义如此重大,影响如此深远,绝对不能被解散。
    付千姿警告她:”以后再八卦我跟纪寒程,我就退群!”
    “好好好,大小姐我错了。这不是跟着别人说的么?”谢音举手投降,“帮我看看这里放点什么好?花还是酒?还是我老公们的写真集?”
    谢音最近在追一个韩国男团,隔三差五就要飞国外一趟,演唱会场场不落,比那些韩国小姑娘去得都勤。
    她还拼命卖安利给付千姿,只可惜后者并不吃他们那款颜。
    “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的欧巴们了,”谢音抚着写真集感慨,“有纪总珠玉在前,你眼光高点可以理解。”
    付千姿想反驳,却不知怎的卡了一下。
    上次在酒吧偶遇,她好像是对纪寒程多看了几眼。
    难道九年过去了,自己一点长进都没有吗?
    这么想着,没来由地有点生气呢。
    ——
    今天来的都是平时玩得交心的几个朋友,知道付千姿跟纪寒程感情不好,派对上就没人提这茬。
    谢音从她家旗下的酒店叫了位厨师专门负责食物,又从梁子奇那里敲来一位调酒师。
    大家吃吃喝喝,玩玩游戏,气氛其乐融融。
    饭后休息,谢音夹带私货地放了好几支男团的mv。
    偌大的客厅屏幕上,身材养眼的男人们动作整齐划一,节奏十足,配上别墅内立体环绕的音响,很快就带动了气氛。
    付千姿喝了点酒,径直跳下沙发占领了c位。她虚虚做了个拽领带的动作,手顺势往下一搭,随着节奏分别拍在肩、腰、腿,每一下都在重音的节奏上。
    一头乌黑的卷发,一颦一笑间眸光流转,美艳气场全开。
    “幸好今天没男人,不然这里怕是要血流成河。”梁蔻下意识地捂了一下鼻子。
    歌的后半部分,结束在一记强音中。付千姿保持造型几秒,偏了偏头,笑着朝她们勾勾手指。
    于是,本来打着“大家坐在一起欣赏我老公美颜并尖叫”主意的谢音,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姐妹像被下蛊了似的,跳下沙发扭成一团。
    到最后自己也嗨得有点上头,别墅完全成了个迪厅。
    有句话怎么说的,女人更能撩女人。
    此话诚不欺我。
    ——
    跳到累了,付千姿坐下休息,随手打开手机来看。
    不看不知道,纪寒程居然在半个小时前给她发了条消息,问她结束了没有。
    这还没结婚呢,就查岗查上了?
    付千姿腹诽了一会儿,没想好要不要回。
    她跟纪寒程的关系的确不算好,但也不像她跟别人描述的那么冷漠僵硬。
    他回国以来,不管人前人后,对她都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温柔但并不逾矩。
    作为联姻对象来说,还挺容易博人好感的。
    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他都发消息过来了,出于礼貌,似乎应该回一下?
    正想着,手机就发出连续的震动。
    她低头一看,明明白白三个字,“纪寒程”。
    “我出去接个电话。”付千姿跟梁蔻说了声,起身朝大门走去,反手关门,将一室嗨歌隔绝在外。
    她走远了,调整了一下呼吸,这才接起电话:“喂,四哥。”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线有些微低:“结束了吗?”
    “嗯……可能还要一会儿。”
    “多久?”
    他说话一向言简意赅,付千姿也不托泥带水,柔声道:“大概半个小时。”
    “我刚好在附近,结束后过来接你。”
    他说完顿了几秒钟,便挂了电话。
    付千姿看着手机,半天回不过神来。
    他居然要来接她?为什么?
    说是示好吧,这语气、这态度压根不像。可说不是吧,付千姿又觉得不是那么有说服力。
    东想西想的,没想出什么头绪来,倒是觉得外头风有点冷。毕竟还是春天的夜,她穿得又少……
    这么想着,付千姿目光往下一看,顿时头大。
    她今天穿的是前不久新买的派对战/袍,上衣c牌oversize灰色衬衣,故意露出一点肩膀和极细的黑色吊带。下装银色皮裙,腰部几道搭扣装饰,将腰线勾得纤毫毕现。
    跟在纪寒程面前,完全不是一个style。
    这要是让他看见了,岂不是大型人设崩塌现场?
    付千姿顾不上别的了,飞速奔回别墅,给自己卸了妆,又问谢音借了套款式简约的小裙子。
    衣帽间里,谢音忍不住说:“其实纪总挺喜欢你的吧?你别傲娇,跟我说句实话。”
    付千姿抚平肩膀处的一片羽毛,没正面回答:“如果在你的学生时代,有一个高冷男神,对别人都爱答不理像个面瘫,却偏偏会对你生气、无奈,还给过安慰……你会不会觉得他可能喜欢你?”
    谢音想都不想:“那必须是喜欢啊!校园小说都这么写!”
    “我十五岁那年也是这么以为的,”付千姿一脸冷漠,“现在怎么会再上当。走了。”
    ——
    远远的,就看见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停在一盏路灯下,一旁树影婆娑,夜风轻轻吹过。
    男人西装革履站在车旁,一只手自然垂落,指间一点猩红,在夜色里明灭。
    他从来都是下了车等她的,绅士风范很足。
    这点跟高中那会儿比,倒是很有长进了。
    “四哥,等很久了吗?”付千姿走过去,像略带歉意解释,“太久没见,跟她们多聊了几句。”
    “我也刚到。”纪寒程微微弯腰,替她打开车门,又伸出一只手护住车顶,“上车吧。”
    他身上有淡淡的酒味,应该是在附近应酬,并不是特意来接她。
    付千姿微松一口气,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路上两人坐在后座,简短地对话几句。
    字里行间,付千姿轻描淡写地将派对包装成茶话会,仿佛大家真的只是坐在一处,和和气气地聊个天。
    起初还怕纪寒程不信又来拆穿,不过,付千姿很快发现,他今天似乎并没这个打算。
    男人一身灰色定制西装,坐在座位里。眼皮微垂,像在小憩,只在她说完礼貌性地回上一两句。
    这倒是比他一张口就讲“过去的故事”强,但是付千姿怎么看怎么觉得,他眉宇之间有淡淡的疲累,像是没休息好。
    人都来接自己了,似乎关心一句也不为过?
    纠结了下,付千姿轻声问了句:“公司很忙吗?你很累吗?”
    纪寒程闻言微微掀起眼皮,像是在思索自己累不累,末了道:“有点。”
    付千姿假模假样地表达关心:“其实,我可以坐梁蔻的车回去的,不必麻烦你来接。”
    “没事,”他侧眸看过来,唇线几不可见的一弯,声线很是柔和,“接你是应该的。”
    目光相对,付千姿张了张嘴,忘了该说哪句台词。
    心跳好像都“怦”的一声,失去了节奏。
    察觉到这个,她快速地扭开视线,心里打起了小鼓,弹幕巨浪滔天——
    别的也就算了,纪寒程为什么偏偏要长这么一张方方面面戳中她审美的脸?方便随时给她下降头吗?
    作者有话要说:高中的时候,四哥和小富贵花之间有一丢丢小小的误会,以后会解开,但是不妨碍感情线也不妨碍甜甜甜。
    ·
    大家的霸王票、营养液都看到了,过几天一起感谢,谢谢陪伴ovo
    本章继续一百五十个小红包